【冷战组/露米】孤独之海

末日梗;机器人露/普通人米

无聊的片段。应该有梗来源……但是不记得了,如有人想起麻烦在评论告知。

总而言之,米米生日快乐!!写不完了,总而言有多少发多少先。

顺便来一发广告:露米《国家有心论》的预售地址→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

——启示录(21:1)





1.

阿尔弗雷德是在一个工厂的废墟里把伊万挖出来的。

那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他开着车经过一片森林,偶然在黑管后面看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便以为那里会有剩余的燃料。

当他小心翼翼地走过树木杂草覆盖的小道,忽然看到茂密的灌木丛中的缝隙间露出一块灰白色的布料。

他原本猜想那是具尸体,但不是。

阿尔弗雷德了半天的力气才把那家伙从倒塌的铁柜子下拖出来,认出了这是布拉金斯基款老式机器人。依靠着遥远的记忆,他花了几分钟才找到这个机器人的开启按钮。

柔软的皮肤,却冰冷得像一块石头。当他紧张地摁下按钮——“啪”的一声,就像是电流通过的声音。

机器人睁开眼睛,紫色的瞳孔上映照出他局促不安的表情。

 “嗨。”

那是他五年来第一次对除他以外的东西说话。




2.

阿尔弗雷德在后驾驶位上睡觉,下面放脚的地方堆满了水和食物。

所以把机器人带回来的时候,他首先需要把副驾驶座上吃剩的食物袋子和罐头扔出车外。

“帮个忙吧,伊万。”

叫伊万的机器人迅速地服从他的指令;这个人造产物身材高大,动作利索。阿尔弗雷德靠在后车门上看他,浅色的发丝随着活动的动作滑落到脸侧,和人类一模一样。

当清理暂时结束,他们两一起坐进车里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忽然觉得原来一直还算宽敞的车有点挤了。

于是他说道:“真难得,我竟然会觉得这是这么多年来最棒的一刻了。”

伊万弯曲着腿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正从角落里抽出一袋没吃完的薯片,转头问他:“为什么?”

阿尔弗雷德笑着发动了汽车。





3.

在漫长而被荒废的公路上开了差不多一个星期,阿尔弗雷德终于承认:一辆车是不够他们两人活动的。虽然伊万不需要睡眠,但是阿尔弗雷德无法不把他当做一个人类。

——换一句话说,他想要把他当做一个人类。

所以当他们到达下一个城镇时,从一个住户的后院里找到了一辆房车。他们动手将车上长出来的苔藓除去,再把生锈破损的部分重新翻修,然后接连到他们自己的车上去。

伊万负责修理东西;作为一个机器人,他总是很擅长这个。而阿尔弗雷德熟悉地用石头砸开住户的窗户,进到房子里面去找伊万要的工具。

房间里的家具沾满尘埃。他在经过客厅的相框前短暂停顿:一个年轻的黑发姑娘站在一片海滩前,抱着一个游泳圈朝他微笑。背景的天空看上去是一个和现在一样的夏天。他伸手拿起相框,轻轻地拂去上面的灰尘——然后,他在相框后面的墙角处看见了黑管。

他拎着工具箱从里屋开门出来的时候,伊万正好从车上走下来,手里攥着什么东西。走近了,阿尔弗雷德看见那是一件小孩的衣服。

“他们都去了哪儿?”伊万看着他走过来,开口问道,“——住在这里的人。所有的人。”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这个问题了。”阿尔弗雷德说。

“为什么?”

阿尔弗雷德把工具箱递给他,但伊万抓住了他的手腕。那就像是雪一样冰凉。

“……你真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家伙;老型号的机器人都这样吗?”阿尔弗雷德望着那双困惑的眼睛,“如果你想听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这个住宅的后院里一切都保持着原来的样子。除了藤蔓和杂草在四处蔓延,鸟儿和动物在缝隙做窝。

伊万这才缓慢地,缓慢地松开了握着他手腕的手,说道:“你一定很孤独。”

“是啊。”阿尔弗雷德走进车里,“不过,那是我自己的选择。”





4.

离开这个城镇的时候正好是黄昏。开到公路上不久,那些被植物所缠绕的人工建筑渐渐褪去,露出来的是荒芜的草原以及遥远的山脉。阿尔弗雷德可以看到水平线上的天空被染成一缕一缕的血红,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弯曲,并且沉淀,最后形成如同火焰燃烧一般的景色。

阿尔弗雷德忽然很期待今天晚上——他们肯定会睡在车里;一个崭新的房车里。

而伊万看着窗外的景色,似乎也被吸引似的,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我去过很多地方。”阿尔弗雷德回答,“我当年第一个想法是往北边走,穿过五大湖和加拿大的森林,到最北边去。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过游过白令海峡呢。但是北边太冷了。我刚从安大略过到马尼托巴就发烧了。我躺在车后座里烧得意识不清,也不知道过了几天,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但我没有。”

说完这些,阿尔弗雷德就停下了。他觉得自己应该继续说些什么——五年里他在无数公路,草原,荒野上行走,但是每一次的景色都有所不同,而每一次他都会为此震撼:那些繁星,绚烂的天空和未曾有人踏足的丛林。

他刚开始会拍照,但很快他就放弃了。他在短暂停留的地方留下大叫,眼泪和沉默,然后就回到车上——很快景色成为相似的身后公路,迅速地淹没在记忆里。

所以他张了张嘴,就沉默下来。转头去看伊万的时候,发现机器人也正在看他。

“……你有一双很美的眼睛。”他说,在心里想到:像是阿拉斯基的极光。

伊万还是那样看着他,因为逆光而显得深情:“你也是。”





5.

“我们要去加利福尼亚。”

在公路上的清晨,阿尔弗雷德披着外套接过伊万递来的煮豆子,说道:“现在是八月份……三月份的海上可以看到灰鲸。”

伊万想了想——阿尔弗雷德猜测他应该是在脑海中调出有关灰鲸的资料:“你会开船吗?”

“不会。”阿尔弗雷德诚实地说道,“但你会。”

伊万把热水壶从炉子上拿下来,给阿尔弗雷德倒了一杯咖啡。阿尔弗雷德在快要喝完的时候,他又发问了:“你很累了,对吗?”

“……不,伊万。”阿尔弗雷德抬起头看他,“只是,你知道,所有旅途都有终点。”

“即便是现在?”

阿尔弗雷德没有回答。





6.

阿尔弗雷德猛地从梦中惊醒。他朝窗外看,还是一成不变的荒原。

已经快要黄昏了,他觉得冷,于是伸手从后车座抓了一件厚外套盖在身上。

他不想睡了,于是看着伊万开车的侧脸,问道:“你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型号1还是2的机器人来着?”

“出厂的时候是1,但是后来有更新过。”

阿尔弗雷德笑了:“我在五岁的时候跟我爸妈要过你这样的型号做生日礼物,但他们拒绝了,我还很生气地想去拆隔壁家的那个叫艾比的家伙,但是被她抓住送回来了。”他顿了一下,又说,“但是艾比没有你好看,她就是那种特别烂俗的金发美国妞——她的主人就是一个假惺惺的,会在周末去听交响乐的律师。”

“我的产地是俄国。”

“哈,明白了。”

两个人重新沉默下来,阿尔弗雷德转头过去,视线从湛蓝无云的天空落到荒原上被掩盖在细细砂砾和单薄杂草下的黑管。

“以防万一,阿尔弗雷德,我想有一点我应该告诉你……我更新过内存,所以我有上传的功能。”伊万说道,转头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

但阿尔弗雷德仍旧望着那无限蔓延至公路尽头的漆黑物体,不感兴趣地摆了摆手:“谢了。”





7.

伊万不需要休息,所以渐渐地就占据了驾驶座的位置。开了大概一个月左右的车,机器人就和过去的他一样,碰上了半路没油的情况。

“两公里外有一个小镇。”伊万看了看天色,“我出去一趟,明天早上我们就能重新上路。”

阿尔弗雷德想了想,说道:“我跟你一去吧。”他没有给伊万回答的时间,就去后车厢给自己拿上羽绒服和外套,又围了一层围巾。“开车开太久了,我很久没有晚上出去逛逛了。”

伊万没有拒绝,甚至很贴心地往包里塞了一点水和干粮。然后两个人就离开了房车,沿着公路往小镇的方向走去。

“……你是怎么定位的?”阿尔弗雷德忽然想到,开口问他:“你刚刚没有看地图。”

“我可以使用GPS,这是我们的基础功能。”

“我以为卫星早就报废了呢。”

“在燃料燃烧完之前,它们会一直运作的。那是他们的职责。”

阿尔弗雷德侧过脸看他:“你也一样吗?”

“我的职责是为为人类服务。”伊万说,“考虑到你是唯一的人类,是的,现在我在这里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了你。”

阿尔弗雷德忽然站住了。而伊万有些困惑地停下步子,回头看他。

冰冷而没有尽头的马路上,孤零零的人裹在厚厚的衣物里。他的背后是山丘黑色的坚硬,天空那点黑红的余烬照亮那年轻人的脸庞,蓝色的瞳孔里微微地亮着。

“……哈。”好半天,阿尔弗雷德才艰难地喘了口气,颤巍巍地开口,“老天,我都要哭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胳膊擦了擦眼睛:“……这算是我自从捡到你后最开心的的一天了——你可真是个幸运天使。”

伊万望着他,脸上浮现出柔和的微笑:“你还活着,阿尔弗雷德。”

“是啊。”他笑着说,“一个人。一个机器人。”

他们重新开始公路上的漫步。夜色降临,月亮升起,荒原里变得寒冷起来,阿尔弗雷德为了让自己清醒点,开始摇晃着踩着脚,还低低地哼着些调子。而伊万靠近他,抓起他的手;令人吃惊的是,冰冷的机器人此刻是温暖的。

“这样不耗电吗?”阿尔弗雷德用手指蹭了蹭那温热的掌心,“我是说,用你的手来做暖炉。”

“虽然我是旧型号,但旧型号总是比较耐电;这足够支撑到早上。”伊万回答他,又微微地握紧了他的五指,“这样暖和了一些吗?”

阿尔弗雷德却偏着头看他,答非所问:“——伊万,我能吻你吗?”

伊万愣了愣,便微微地弯下腰来,让阿尔弗雷德亲吻了他的脸颊。

当嘴唇离开那仍旧冰冷的皮肤时,阿尔弗雷德笑着说道:“暖和多了。”



tbc。

评论(10)
热度(103)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