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O/六代同堂】决斗王的育儿指南

好久以前画过的短漫的内容。

游戏收养了各位主角的日常故事。

不会打牌。

不会说相声。

私设有。充满了bug。

总而言之写来爽爽。





1.

武藤游戏,职业决斗者,海马公司的高级游戏设计师兼任形象大使。

——在刚匆匆迈过二十岁门槛的时候,成为了“父亲”。

好友海马濑人久违地露出了学生时代那种看凡骨一般的眼神,其效果火辣辣如同一击毁灭之爆裂疾风弹,暴力地打在跑各种户籍手续如今已身心俱疲的游戏身上。

“很好,想必这个季度结束,我就可以给你们武藤宅买两副棺材了!”

游戏赶紧把身后怯生生的孩子往身后拉一拉,生怕海马公司长自带面部阴影和狰狞笑容给今晚噩梦提供素材。而对方的直接攻击还暴风骤雨一般地持续着,他能听到其中什么“已经对于恋爱彻底放弃了的男人”、“连一个女人都不能OTK真是丢脸”、“自暴自弃决定孤独一生于是开始思考赡养问题了”、“什么你这家伙对于KC的养老保险有什么异议吗!”之类之类的评价。

“海马君,”游戏终于决定直面暴风骤雨,“把Q版青眼白龙印在睡衣上的人没资格说我。”

“唔!”

海马濑人受到会心一击,于是游戏乘胜追击:“木马昨天又悄悄给你安排了新的联谊,我告诉你联谊时间,你帮我搞定这孩子的户籍。”

“……哼,长大的孩子很快就会忘记曾经的感情,想必你也很快会感受到我的痛苦了!”

嘴上说不但身体很诚实的社长迅速地开始吩咐手下去办,信息很快到了他的手中,低头随便一扫,有些意外地睁大了眼睛。 

“父母因为车祸双亡,接受决斗的教育……嗯?我们公司的宇宙计划?”海马濑人看了那抓着游戏衣摆,看起来约有八九岁的孩子一眼,“有意思。”

“啊,还有转学的手续、医疗保险的手续也拜托了。”

“我这里可不是育儿所!”

既然已经将主要任务交给了海马,游戏就能够放心的回家了。当然在回家之前,还要去商场给那孩子添置一点日常用品——成年后他就搬出了爷爷的小屋,用海马公司丰厚的工资奖金在一处僻静的郊外买了房子。虽然很大,但他就自己一个人住,好多房间都空着,自然是没有什么孩子能用得上的东西。

衣服、家具、学习用品、还有食物。

游戏在心里默默地写下购物清单,然后朝身后的孩子伸出手。

“走吧。”

那孩子眨了眨眼,上前一步,紧紧的握住了游戏的手。

“那么,请多多指教哦,十代。”



2.

游城十代是一个很乖的孩子。

游戏在决定把他领养回家的时候,还认真地担心过,自己一个单身多年没有照顾小孩经验的半宅男,会不会耽误人家孩子的大好前途。

但十代不吵不闹,除了最开始几个月晚上会做噩梦,所以跟着他一起睡以外,其他的时候,基本只要有卡在手里,就能自得其乐的玩儿上一天。最近正好没有大型比赛,游戏也就天天窝在家里陪着十代打牌了。

……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儿?

正在超市购物给十代准备晚餐的游戏沉思了一下,啥都没想起来,决定暂时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拎着小篮子的十代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然后在冷柜的面前忽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十代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游戏,嘴边还挂着口水:“炸虾……”

“那今天晚上就吃炸虾吧。”常年油炸食品度日的游戏迅速地决定了晚餐。

领着十代付完账走出超市的时候,却迎面走来一个黑衣人;黑衣人的领口上闪亮的绣着海马公司的标志。对方朝游戏恭敬地问了好以后,才交给他一叠文件。

啊,是十代的户籍手续——还有入学通知书。

游戏赶忙道谢,在心里有些纠结地想:之前忘记的是这个吗!果然是宅在家里的日子太过舒适,结果忘记了十代还是需要去上学的年纪。

他一边摊开入学通知书后面的购买物品须知,一边低头和十代说:“海马君已经帮你办好了手续,明天起你就可以去上学了。”

十代眨巴眨巴眼:“上学?”

游戏仔细地看了一眼学校简介:“看来是海马公司底下新办的决斗小学哦,进入学校的话应该会学习到更多知识。”

“学到更多、更多决斗的事吗?”

嗯,虽然我觉得能学习到更多文化知识才是更重要的,不过海马办的学校估计连认字加减法啥的都要从卡牌上学吧……

游戏顿时对十代未来产生了一丝忧虑,但是看到对方眼睛里一副跃跃欲试的激动神情,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希望快乐无忧的学校生活,能多多少少抹去一些这孩子过去的阴影。

“再回商场一趟买齐你的学习用品吧。”

他伸手摸了摸十代毛绒绒如栗子球一般的脑袋,如此说道。



3.

游戏送给十代的开学礼物,是一张羽翼栗子球。

十代看起来非常开心的样子,捧着这张卡绕着客厅跑了两圈,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把卡放在枕头边儿上。

决斗小学离武藤宅比较近,游戏早晚都走路去接送十代。很快,十代就在学校里交到了朋友,放学的时候穿着那一身红色的校服跑过来,朝他炫耀:“是奥西里斯红哦!”

用三幻神的名字来命名小学学部,真是延续你一贯的中二作风呢,海马君。

结果直到十代一个学期结束,受邀去参加家长日的时候,游戏才得知,原来奥西里斯红是三个小学学部里最差的一个——其中的意义就是,游城十代除了决斗实战课满分外,其他课程全部不及格。

游戏手足无措坐在年轻老师对面,仿佛面对这样手牌0怪兽0盖牌0的严峻场合——但这时让脑袋里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把另一个我最先拿到的神卡设置为最烂的学院,海马君的小心眼真是不同凡响啊。再说了区区小学部就玩儿什么等级,这家伙想要把自己的心理阴影延续到未来一代的孩子身上么!

不过想了想奥西里斯以往的坑队友表现后,他还是闭上了嘴,乖乖的和十代坐着听老师训。

十代在放学路上显得有点沮丧,游戏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打气:“我原来上学的时候成绩也很差……相比较起来,十代的决斗课成绩很棒啊!”

小孩一下子就振作了起来,开始手舞足蹈地给他比划着自己的英雄牌组。

游戏笑着听着,时不时还点点头。对于十代的决斗天赋,他早就有所预料——不如说一开始,他就没有对这孩子有什么高的要求。如果十代能够保持这样开朗乐观的性格,从喜爱的决斗中获得快乐,对游戏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成就了。

斜阳将十代的笑脸染成暖呼呼的橘色,游戏在心头涌上了一股满足感:像这样,能够手牵着手一起回去的地方,就是所谓的“家”啊。果然当初选择领十代回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呢。


——愉快沉浸回家想法之中的游戏,此刻还尚未预料到,展现在他前方未来,是怎样一副热闹的家宅景象。




4.

“——等等,等等,海马君,我觉得我没有听懂你刚说的话,麻烦你再说一遍。”

为了海马公司新出品游戏的投放而怒肝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工,期间不得不住在办公室里以至于只能请保姆照看十代,如今已是精神与肉体接近红线,再来一只栗子球攻击就会game over的武藤游戏——正站在社长办公室里,以站在奥利哈刚结界中的气势面对着自己的顶头上司。

正巧推门而入的木马被吓得一个哆嗦,暗自地在内心三大不能惹的人物名单上把“武藤游戏”的名字重重地加粗。

当然,同样榜上有名的海马濑人,十分沉着冷静地朝雇员勾起一个微笑:“哼,看来你不光是身高出了问题,如今听力也损坏了啊!好歹你也是我们公司的形象大使,以为平时拍拍广告做做公益节目就可以拿到每年仅次于我和木马的薪水了吗!欧洲赛明天开幕,你要睡的话也给我去飞机上睡!”

被无良老板压榨到极致的游戏艰难地维持着脸上的微笑,但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掏决斗盘,眼看着就要就地来一场爆☆杀的时候——木马赶紧冲了上去,死死地摁住了游戏。

“游戏你冷静一下!”

“不用冷静了,我现在就辞职跳槽到隔壁SOL公司!”

“哥哥你也说点什么啊!”

海马仍然冷静地“哼”了一声,离开座位后喊了一声:“矶野。”

矶野应声从门后走出来,身后还带了一个的男孩。

……等等,男孩??

“反正你都已经荣升为一个孩子的爹了,再多一个也不是事儿。”海马大手一挥,“这家伙就交给你保管了!看在你拖家带口的份上,就多准你半个月的假期,欧洲赛决赛的时候再登场好了!”

游戏身上的怒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木马立马松了口气,心里还有些感动外加埋怨:要是想给游戏放假的话,直接说就好了,何必这么多弯弯绕绕的。

恢复平常温柔无害状态的游戏已经眼疾手快地把那男孩从阴暗处拉了出来,一边结果矶野递过来的一叠资料,一边问海马:“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海马一副兴致缺缺不打算回答的样子,好手下矶野代替上司开口:“这孩子的父亲是海马公司新开发的卫星区的主要负责人,多年前因为试验出了意外而不幸……一直以来这孩子也没有抚养人,流落在卫星区,最近才被公司的人发现并带回的。”

眼前的小男孩看上去十三四岁模样,蓝色的眼睛里透出一丝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冷静,一只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副卡牌。这孩子显然对周围的人都抱着警惕,让习惯了家里那位开朗热情的游戏十分心疼。

“你好啊,”他在男孩面前蹲下身子,“既然身上带着卡组……你也喜欢决斗吗?”

卡面在指尖的缝隙,微微透出一点星辰般银白色的光来——游戏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看来,是个和十代一样,受着精灵眷顾的孩子啊。

“我叫做武藤游戏,你叫什么名字呢?”

“不动…..游星。”




5.

不动游星是一个和游城十代截然不同的孩子。

十代总是热热闹闹,活力十足,围在游戏身边十分闹腾的。但游星平时就十分寡言,除了看卡牌决斗之外,还特别喜欢看一些机械制造的书籍——这一点让游戏十分感动,心里忍不住呐喊:武藤家总算要出一个不以打牌为生的能人了吗!

十代当然是对新的家庭成员表达了热烈欢迎,当天晚上放学回家,一看到新的小伙伴,也不顾年龄差距和对方的面瘫,拉着手立马在客厅里来了个决斗十连,结果以五胜五败告终。在厨房准备晚餐的游戏瞟了几眼,心想:这孩子的决斗技术也很不错啊。

用餐间游戏问了两句,得到了游星一本正经的回答:“卡都是在卫星区垃圾堆里捡的。”

十代立刻对游星充满好感,对他这种苦中都不忘记打牌的精神赞扬了一番。而游戏面露深沉地咬了下筷子:卫星区的人都这么奢侈的吗,卡不拿来打牌,但可以用来飞刀当尺子斩断锁链什么的!坚韧度堪比钢铁就这样随随便便丢掉,真的是好浪费啊!

虽然他认真地希望游星能够走上文化教育的大道,成为脚踏实地的社会工作者,但相处了不久,游戏就深刻意识到,在那张看似面瘫的脸下,隐藏的是一颗热爱决斗的火热的心。

——平时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打牌的时候就话多的和说书一样。真是意外的可爱啊,游星。

和十代喜欢融合的决斗风格不一样,游星似乎特别热衷于发源于卫星区的一种新的打牌方式:同调。后来游戏去欧洲赛决赛的时候,顺手把家里两个孩子也带过去了,抽空在欧洲看了一场骑乘决斗。游星显得很激动,当场立志要自己做一个D轮,得到了十代的强烈声援。然而作为一家之主的游戏,非常担忧地望着那边翻车冒烟的输家,决定回头就给这孩子买一个驾驶保险。

哦,值得顺带一提的是,自从游星来到武藤宅后,两个孩子拿到了二楼一个空房间的掌控权。虽然十代要比游星小那么几岁,但是却自认为是前辈,需要给后辈以身作则,于是就十分不舍地从游戏的卧室里光荣毕业了。

没过多久,游星的转学手续办下来了,也成为了决斗学院的一员——不过十代是小学部,游星是初中部。



6.

游星的开学礼物是一辆脚踏车。

自从游星一直很喜欢这种代行工具,虽然不能给初中生买个D轮,但一辆脚踏车还是没有问题。另外上次加班太忙,游戏意识到自己每天都去学校接人可能不现实,所以给游星一辆脚踏车上学,还顺便能送送十代。

所以每天早上武藤宅前,游戏会把一早做好的一天份的便当拿给十代和游星,然后游星踩着脚踏车,载着十代去学校。下午先下课的十代会跑去初中部等游星,放学后两人再一起踩着脚踏车回家。

但今天的回家路上稍微有点不平静。

游戏下班回家比较早,准备晚饭的时候听见按门铃的声音,走到门口的时候听见外面委委屈屈地抽泣声。一拉开门,十代就扑进了游戏的怀里,而站在后面的游星也显得十分消沉。

“发,发生了什么?”游戏被吓了一跳。

十代抽噎着说话,游戏勉强地从只言片语拼凑出来放学路上的故事:好像是遇到了一个很奇怪很吵的人,吵着要和游星赌卡决斗。游星本来不肯,对方就抓着十代吓唬游星,结果搞得游星也很紧张,一个不慎就输了,让对方拿走了他最爱的星尘龙。

游戏听完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遭受校园暴力啊,害得他紧张了一下。而后他赶紧拉过游星问了个清楚;原来那人是游星在卫星区的旧识,嗯,是叫做杰克•阿特拉斯来着?因为游星离开了卫星区,就觉得这家伙背叛了原来的小团体,于是跑到童野市找他决斗来了。

游戏刚刚放下去的心又猛地提上来了。等等,这虽然不是家庭暴力,但却是孩子成长道路上必须要面对的交友难题啊!

“总而言之,先吃饭吧。”游戏招呼两个孩子上餐桌,“决斗输了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赌卡的行为是不对的哦。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找找那孩子吧。”

游星重重地点了点头,握紧拳头下了决心:“明天我一定会赢!”

“游星加油啊!我会为你声援的!”

游戏看着两个一下子变得战意满满的孩子,有些无奈地想到:啊,我觉得那个叫杰克•阿特拉斯的孩子十有八九只是因为朋友离开一时气不过而已,摊开了安慰两句应该就没事儿了,打牌的话说不定会更加激化矛盾——

但游戏觉得赶紧让两人振作精神才是要紧事,就没想这么多。没料到第二天,那叫杰克的少年居然直接找上了门来。游戏还没来得及阻止,二人就迅速地在武藤宅的院子前打起了牌。

没办法,游戏只好先打电话给学校请了假,回过头来看二人的打牌现场——嗯,卫星区真的是所谓贫瘠等待准备再开发的废旧区吗,里面的小孩是怎么回事,居然这么健康壮实,身高和当年高中生海马有的一拼啊!

话说回来这小孩笑起来的样子也挺像海马的。

……真吵啊。

激烈的对决很快落下帷幕,这次没有第三者影响,游星稳定发挥,打败了杰克,赢回了星尘龙。杰克受了很大的打击,还没等游星出口挽留,就大喊着“王不可能输——”,十分愤怒而委屈迅速地跑掉了。

现在的小孩都怎么回事!看上去真的好麻烦!

游戏抚了抚胸口,心想交友真是个大问题,下次要好好教育下十代。回头看到游星有些闷闷不乐地站着,连两边翘起的蟹脚都有点儿蔫蔫的。

“周末的时候,找个时间去一趟卫星区见见朋友吧。”游戏安慰道,“如果是要好的朋友,就应该一起分享悲伤和快乐。”

游星这才打起精神来,领着一旁的十代进屋了。假都已经请了,于是无所事事的三人便坐在客厅里继续打了一天的牌,结果下午的时候困得不行,七倒八斜地横在地上睡着了,一觉起来早过了饭店,窗外漆黑一片,游戏只好拽着两个还在打呵欠的孩子出门吃。

在快餐店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城之内和静香。静香很喜欢小孩,饭后又拉着两个孩子吃了很多甜点,但显然十代和游星对和职业决斗者城之内比较感兴趣,坐在甜点店就又开始了牌局。结果回家的时候,十代早已经控制不住趴在游戏的背后睡着了,而游星也强撑着睡眼洗了个澡才睡。

游戏倒不觉得困,确认了两个孩子已经入睡后,他又坐回电脑桌前看了几个策划。再次抬头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了。他最后例行公事地整理了一下牌组,打着呵欠洗漱完上床睡觉去了。

夜已深,游戏睡得有些不安稳,眉头都微微皱起。而摆放在月光下的牌组忽然泛起了淡淡金色的光芒,像是有生命一般朝睡梦中的人涌去,很快就抚平了那眉角的疲倦。

“另一个我……”

模糊不清的梦话响起,很快就消逝在了寂静无声的夜色中。






tbc.







附赠的。


0.1

武藤游戏第一次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是在一个商场的游乐场里。

围在桌子旁热热闹闹决斗的孩童兴高采烈地打出自己的王牌怪兽,而桌子的一角,那孩子瞥了一眼远处的战局,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卡牌中抽出一张卡。

这不是赢了吗?游戏想。

孩子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开心的笑脸,而他身后漂浮的精灵也是。孩子将卡牌收回卡组,又轻轻捧起,塞进贴近胸口的口袋。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在嘈杂的人群中,孩子慢慢地走远了——孤独一人的小小身影,抬起头来与精灵轻声说话,好像那是唯一能映在那双眼里的东西。

有那么一刻,游戏想起了过去的自己。不同的是,在那一个分岔路口,他与那人告别;而眼前这孩子似乎能够就这么一直、一直走下去。

可是,即便如此,哪里是尽头呢?游戏在心里问道。决斗和人生可是两回事哦?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朝着玻璃门迈出了一步。

“你、”他喊道,“小小的决斗者。”

新来的那只精灵在他的卡组中轻声嘀咕,那孩子回过头来,露出胆怯又好奇的神色来。游戏在心中嘀咕,若不是站在阴影中,那双清澈的眼睛应当是今日太阳的颜色吧?

“真是一场精彩的决斗啊。”他夸赞道。

那孩子愣了愣,随即在脸上绽放出一个喜悦的、快乐的微笑。只是下一刻,那身后的精灵扬起风,他再次看过去的时候,再也找不到那孩子的身影。

游戏本以为这就是结束,直到他在海马公司的大楼里穿梭,在无意中又看见了那个精灵的羽翼——曾经将那孩子紧紧保护住的,既像是恶魔、又像是天使的翅膀,像是转瞬即逝的光芒一样消失在天际。

他忍不住抓住一个路过的职员,开口问道:“那张卡片的主人呢?”

那职员露出了很困惑的名字,之后他不得不解释了半天,又麻烦了很多人,这才追查到那孩子的所在地。拿到资料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这不真的是孤独一人了吗?

而后又过了很多天,工作的时候忙得手忙脚乱,好不容易发布会告一段落,他从同事的酒会中走出来,竟然又不自觉地走到了那家商场跟前。

脑海里的想法有很多,但是下决定迈出那一步的用的时间,不过是眨眼的片刻。

他穿过人群,走进游乐场。然后拉开椅子,坐在了那孩子的对面。

“——来一场决斗吧?”

他说。




评论(6)
热度(149)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