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O/六代同堂】决斗王的育儿指南(2)

好久以前画过的短漫的内容。

游戏收养了各位主角的日常故事。

不会打牌。

不会说相声。

私设有。充满了bug。

各位主角陆续上线,犯病晚期王出没有。




7.

星期六的早晨,游戏在厨房忙碌,游星刚起床,帮着游戏准备早餐。而十代还在赖床。武藤宅在阳光下享受着难得的清静。

“游——戏!”

在切菜的游戏被窗外一声巨吼喊得浑身一颤,差点伤到手。游星直接打碎了一个盘子,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餐桌前。而十代则吓得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冲下楼梯,大喊道:“怎,怎么回事?”

“啊,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了——”游戏看了看窗外,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走出去玄关开门。“海马君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上门来找我决斗。大概是因为人机决斗很无聊,平时又没有看得上的决斗者吧。但他的牌瘾很严重,之前放着他不管,结果居然就给我去挖另一个我的坟,还坐进试验机差点把自己弄没命了——”

游戏说这话的时候微微地笑着,但是十代和游星只感觉一股冷意直蹿脊背。

“——你们两个、可不能给我变成那副模样哦。”

十代和游星反射性地喊道:“是!”

“哼,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有听到啊!”不知道拿了什么科技手段撬开了武藤宅的大门后,海马一脚迈进了玄关。后面还跟着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木马,伸手给了游戏一个鼓鼓囊囊袋子。“连直面挑战者的勇气都没有,你这决斗王是不是已经坐累了?那么今天就好好给我尝尝败北的滋味吧!”

海马气势汹汹地站在玄关里大笑起来,要不是武藤宅地处郊外比较僻静,这时候绝对会有人上门来投诉了。

游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总而言之,不能饿着肚子决斗吧?”

海马和木马也是刚刚从飞机上下来,没吃饭,于是很自然地就坐到了桌子边。游星乖乖地跟在游戏的屁股后面打下手,而木马坐了一会儿,觉得吃白饭又打扰人家周末挺不好意思的,也进厨房帮忙了。只剩下一个英勇无比的十代,眼睛亮晶晶地要和海马要决斗。

结果是自然是十代落败,游戏把早餐端上来的时候都能听见海马那响彻餐厅的笑声。(“粉碎!玉碎!大喝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招呼大家一起上桌吃早餐。

吃饭的时候海马倒是很安静,大概是家教好的缘故。木马虽然摆出了拘谨的样子,但是旁边做了一个吃得一脸都是,还需要游戏帮着擦脸的十代,也就逐渐放松下来了。吃完后还夸了一句:“总感觉游戏你的厨艺进步了?”

“嗯?”游戏愣了愣,“啊,可能是因为家里有游星和十代的缘故……为了给他们准备健康的饮食,我认真上网找过很多食谱的。”

解决完早餐后,游戏和海马就到院子里的决斗场地里打牌去了。海马刚输了一局平了一局,游戏就接了个电话,好像是来自一个在美国的好友,于是中途退场。换了游星上来打了一次。游星也输了,但是显然没有刚才十代那般打击巨大。估计是因为有了输给好友的经验了吧。

游戏接完电话回来,被海马以“决斗者不能中途逃跑”的理由抓住一顿臭骂,两人又打了一局,再次平手。

海马显然有些意犹未尽,但是木马说下午公司还有安排,硬拽着哥哥告辞了。本来游戏打算留他们吃午饭,但是不多会儿海马公司的车就停在了门口,一转眼就带着二人迅速走掉了。

吃午饭的时候,十代还在感叹:“银白色的龙、好帅啊。”

游星忽然想起了木马递给游戏的那个袋子,就问:“刚才那个袋子里装了什么?”

“啊、那个啊——”游戏把袋子拿过来,笑着说,“马上就要圣诞节了,是海马送来的礼物啦。”

他掏出了一个羽翼栗子球、一个星尘龙还有一只甘多拉X的玩偶。

“是海马公司新出的周边,应该是圣诞节就贩卖的。内部员工总是有点特权。”他把栗子球给十代,星尘龙给游星,自己抱着那只甘多拉X,一只手又往袋子深处掏了掏,摸出一只青眼双爆裂龙的玩偶。“我书房有一个柜子,专门就是来放这些玩偶的……是不是很可爱?”

两个孩子默默地抱紧了怀里软乎乎、毛绒绒的玩偶,非常一致地点了一下头。




8.

本来游戏说今天放学来接十代和游星,去附近的大商场吃火锅的——结果两人在校门口吹了好久冷风,才接到游戏的短信:“抱歉!突然有事可能会晚回来,游星你带着十代在附近的店随便吃点东西吧!”

两人有点奇怪,但还是手拉手去十代最喜欢的那家拉面店吃了炸虾(?),然后骑着脚踏车回家。

游戏在游星洗完澡后才回来,十代已经睡下了,只有游星听见开门的动静,于是一溜小跑地从二楼下来。游戏看上去很疲惫,怀里紧紧地还抱了一个熟睡的孩子。

游星接过游戏肩膀上的包,好奇地问道:“这是?”

“出了一点事……这孩子的监护人托我照顾他一阵子。”游戏轻轻地把孩子放在沙发上,微微敞开一点的帽子下露出两节柔软的,红色的……虾脚?

游星扶着脑袋,把这个念头晃出脑袋,心想:……下次还是别跟十代一起去吃炸虾了。

“名字叫做游马哦,九十九游马。”游戏笑了起来,“比你和十代都要小,唔,住在这里的话……也算是你们的弟弟了。”

“弟弟?”

“十代虽然比你来得早,却一直接受你的照顾。”游戏拍了拍游星的肩膀,“游马也要拜托你了。”

游星眨了眨眼,点了一下头。

“嗯,你和十代的房间再加一个人的话,就有点挤了。今晚游马先和我睡,过两天我再叫人来把房间扩大一下。”

“嗯。”游星忍不住又看了看睡得口水都流出来的小孩,心里忽然有了几分期待。来到这里以后,温暖的床铺和可口的饭菜都很幸福,甚至,不知是不是巧合,和游戏、十代甚至海马的决斗都非常有趣,是他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那么——这个即将到来的孩子,是不是又会带来不一样的决斗呢?

“……事先说明,游马可才六岁哦?”游戏的声音适时响起,“不要随便给他灌输‘决斗就是一切’的想法。”

“啊,嗯,是……”



9.

九十九游马是一个很开朗的孩子

自理能力强、乐天派、身体素质超好,常常喊着:“一飞冲田吧,我!”在家里最高的书架随便爬上爬下。一开始游戏看到吓个半死,后来给书房买了层厚厚的地毯铺着后,逐渐能够熟视无睹了。

“等他再大点儿,就把最高的阁楼打扫出来给他住吧。”

十代很开心,大概是因为终于来了一位比他小的孩子,整天一板一眼地教他决斗。但是和十代和游星不一样,游马从来都没有在他们手上赢过。就连游星都有些着急,忍不住悄悄问游戏:“游马他,是不是不擅长这个?”

嗯,其实这才是一个六岁孩子正常的决斗水平吧。

游戏一边刷碗一边平静地想到。

不过,即便一次也没有赢过,游马还是很能享受决斗的乐趣,并且还有不屈不挠的精神。游戏很喜欢游马的这一点:“即便年龄小,但游马也是很出色的决斗者呢。”

除此以外,游马的脖子上一直挂着一个金色钥匙般的挂坠。据说是(疑似失踪的冒险家)爸爸送给他的,能够连接异世界的东西。就连游马自己也说:“Astral就在这里,一直一直在我身边啊!”

游星有些无法理解,以为是小孩子时候假象出来的小伙伴。但是十代却说:“啊!我知道的,我以前也有的,大家都看不到的伙伴——”

“十代能看到吗?那个叫做Astral的家伙?”

“看不到哦。”

游星无奈地叹了口气,忍不住看了一眼游戏。游戏朝他笑笑,继续准备着晚餐。

“看不见的伙伴吗……”

游戏低声喃喃道,转头看向跳跳嚷嚷的游马。在无忧无虑笑着的孩子的旁边,此刻浮着一个蓝色半透明的人。像是注意到游戏的视线一样,那异世界的人朝他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明天游马就要去上学了,稍微有点在意……”游星稍微有点担心。

十代兴致勃勃地大声嚷着,一胳膊搂过游马:“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游马由我保护!”

“哦!”游马也不明所以地举起手,“一飞冲天啊,我!”

游戏把热乎乎的晚饭端上桌,忍不住微微笑起来:“嗯,这样我就放心了。”




10.

初代决斗王,打败大邪神佐克的法老王,温柔的黑暗之王,如今冥界名义上的主人亚图姆,今日也在绝赞消极怠工中。

冥界平静得很,根本没有什么需要操心的事儿。在这时间停止流动的,亡者的乐园中,亚图姆唯一的乐趣就是研究怎么偷窥…….啊不,观察伙伴的生活。这事儿说起来难是挺难,毕竟生与死的界线难以跨越;但说简单也很简单,毕竟他曾经就是一个可以靠口胡……啊不,打破规则办到不可能之事的男人。

他依靠精灵的眼睛去窥见现世。

“啊,伙伴看上去很健康呢。”

“少吃一点垃圾食品!这样下去真的不会营养不均衡吗。”

“搬出来住了吗……房子很好看,但会不会感到有点寂寞?”

“可恶!海马那家伙居然敢给伙伴这么多工作!”

当然,有时候,该处理公事的时候还是得处理公事,在神官的逼迫下,他会一边咒骂“人类比起四处打仗就不能坐下来一起打打牌吗岂可修”一边彻夜处理多的死亡名单。好不容易从工作中挣脱来,他能有一点闲暇时间去看看伙伴的生活——

“等、等等——这怎么回事?!”亚图姆一把揪住同样蹲在旁边看的奥西里斯天空龙,摇晃着喊道,“伙伴,伙伴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儿子——?!从哪儿来的,怎么回事?伙伴?伙伴?——!”

因为太过担心伙伴的感情生——啊不,现实生活,以至于对工作仅剩的那点热情都快消散了。就算是该签名的文件上,亚图姆也呈现头脑发昏地状态,密密麻麻的写满了:“Aibooooooo——”再一次地进入了绝赞地消极怠工中。

“快给我适可而止吧法老王!”神官赛特咆哮着,“虽然你平时也是这个样子和过去没什么区别……但是快给我适可而止吧!你这一副可怜的窝囊样子,真是看着就让人来气!”

“你懂什么!”亚图姆也咆哮起来,“伙伴!伙伴已经有了儿子,而且还那么多!能够睡在夜晚的伙伴身边,白天吃着伙伴亲手做的饭——可恶啊孩子的爹、啊不,娘到底是谁——?!我要投胎,我要投到伙伴的肚子里!”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令人恶心到想吐啊!!”

“不行,我现在就要去见伙伴——哪怕是附身在赛特你肮脏的转世上也好!可恶的海马,趁我不在居然敢跟伙伴拉近关系。没用的,伙伴是永远不会忘记我的——!”

“你说谁肮脏呢?我跟他根本不是一个人好么!”

在冥界的大殿中鸡飞狗跳的闹了几天,终于神官们和三神看不下去了,拽着他的领子把他从冥界扔了出去。

“行吧,”伊西斯代表神官团发言,“那你就去基层做一做阿努比斯的任务。要是没能把武藤游戏的灵魂带回来,法老也就不用回来了。”

亚图姆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就一头摔进了现世。到了武藤宅跟前,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似乎真真正正是个幽灵的状态——连个背后灵都不是,加上对伙伴的执念,飘在人家房门前跟个怨灵没啥区别了。

管他的呢,能见到伙伴就最好了。亚图姆想,身形迅速地走进了武藤宅。




tbc。


评论(7)
热度(82)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