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O/六代同堂】决斗王的育儿指南(3)

好久以前画过的短漫的内容。

游戏收养了各位主角的日常故事。

不会打牌。

不会说相声。

私设有。充满了bug。

其实我到现在都没看完a5。




11.

说到做家长,必经的一条道路就是接待和孩子一起回家做客的同学和朋友。

本来觉得开朗的十代和性格稳重的游星应该很快就会带朋友回家玩儿,但没想到第一个带朋友过来吃饭的居然是游马。

而且一带就是俩。

当时游戏系着围裙去应门铃,一开门就看见游马仰着可爱的笑脸,一手拽着一个男孩地站在他眼皮底下——他第一个反应不是为了自家孩子交到了朋友的高兴,而是不知为啥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危机感。

——游马这才刚刚去决斗小学不过一个多星期吧,怎么就忽然交上可以带回家吃饭的朋友了?而且这两个男孩子一看就不是同龄,尤其是那个头发像花苞的,怎么看的也是初中部的人吧?

游戏内心天人交战,但表面十分冷静,看了一眼游马身后漂浮的人形后,露出了慈祥宽慰的微笑,嘴里还抱怨着:“游马,带朋友回家怎么不早说?晚饭要多做一点了。”

那两个孩子倒是很有礼貌,连忙说,不用了、真是麻烦了。那个最大的,自我介绍叫做天城快斗的初中生还买了水果当做见面礼。游戏接过一看:呜哇,以前海马也丢给他过这家店的水果,贵的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这孩子家庭出身一定不错。

“说起来,游星和十代呢?”游戏在给他们切水果的间隙问,“他们没接你回来吗?”

游马正坐在那个名叫神代凌牙的孩子身边看牌,回答道:“因为今天要带他们来家里吃饭,所以就让鲨鱼先送我们回来了!”

游戏往屋外看了一眼,一台很酷炫涂成深紫色的脚踏车停在外面——虽然不知道一辆脚踏车是怎么载三个人回来的,但游戏很明智地选择啥都没问,回厨房继续做饭去了。

没过多久游星和十代就回来了,客厅里打牌的声音迅速变得热闹起来。游星进来给游戏打下手,不一会儿快斗也进来了,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和几个小学生在一起打牌。中途游星和快斗聊了两句,两人似乎在初中部都对对方略有耳闻。

晚餐的时候,十代还很兴奋地说:“鲨鱼很厉害啊!”

那个叫凌牙的孩子还没表示什么,游马就十分骄傲地挺起了胸脯:“鲨鱼就是超级厉害的——我输给了他好几次呢!”

凌牙瞪了游马一眼,嘴里小声地说着些什么。但游马一转头朝他露出傻乎乎的笑容,他脸上凶巴巴的表情就立马软了下来,伸手捏了捏游马的脸。坐在旁边的快斗虽然一直没说什么话,但游马碗里的稍微离得远一些的菜全都是他夹的。

游戏捧着饭碗,心中百感交集,忍不住看向十代和游星:“你们什么时候能带朋友来玩儿啊?”——要是你们能带这种朋友回家,我觉得别说校园生活了,未来另一半的问题都说不定能解决了。

十代挥舞着胳膊大声说他朋友打牌也很厉害的,而游星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游戏,似乎是在思考该怎么把卫星区的朋友带过来。



12.

过年前有一场比赛需要出席,游戏拜托了海马请了保姆过来给家里几个孩子做饭,就和城之内一起上飞机飞美国了。

飞机上城之内问起几个孩子,游戏倒是挺放心的。游星算是挺会照顾人的,十代虽然比较闹腾,但一直都挺能自我解决问题的。至于游马——虽然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但却是游戏最不操心的一个,毕竟那几个学校里的朋友打牌群殴做饭接送上下学无所不能。

城之内听完一脸汗颜:“……真不愧是你,养的小孩也很厉害啊。”

“诶?是吗?”

城之内耸耸肩,而后又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不管怎么样,看到你现在很有精神的样子,就说明一切都好啦。”

两人相视一笑,开始讨论起接下来的赛程,以及可以顺便观光的景点了。不过可惜的是,最后比赛完了,能去玩儿的只有城之内——海马约见了一家企业,好像是叫什么“LDS”的,以教育业起家的大型公司。木马不在,所以海马就抓了游戏当做秘书用,顺便还能撑撑场子。

游戏不熟悉这种商业会议,跑完会议接着又是宴会,几天下来时差没倒过来,还一直头晕脑胀。好不容易坐上了回程的飞机,他猛地清醒过来,盯着怀里莫名其妙出现的一个小孩儿,震惊地问旁边的海马:“??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海马到了飞机上还在看资料,看都没看他一眼:“不是你把他抱上飞机的吗?”

游戏用他昏昏沉沉的大脑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刚才在机场过安检,他好像看到有个落单的孩子喊着爸爸跑来跑去,快被人群挤到的时候他搭了一把手……结果这孩子就一直这么乖乖地跟着他上飞机了?机场值机人员眼睛是瞎的么?

啊,不对,他跟着海马走的是贵宾通道;根本就不会有人拦着海马濑人前进的道路。

游戏有些欲哭无泪,低头仔细看了看在怀里睡着的小孩子,看上去似乎和游马差不多大的年纪,红色和绿色的头发……稍微有点眼熟、似乎在酒店报道失踪新闻的电视里看到过?

“啊,这孩子的父亲是不是那个、很有名的娱乐决斗家?”

海马这才提起了一点兴趣,低头扫了一眼游戏,接着他讽刺地扬起一抹微笑:“哼,养孩子养久了一股奶香,所以才会被这家伙黏上吧!虽然没什么气势,但看人的眼光还勉强及格。”

“你说什么风凉话呢。”游戏无奈极了,“下飞机了快去联系这孩子的家人啊!”

结果下了飞机,怀里的孩子醒了,怯生生地睁着眼睛一看,周围全是陌生人,抓着游戏的衣服就哭了起来。本来游戏好不容易安慰好了,结果海马走过来一瞪,又哭了。

“和那边联系上了,你先回去,有什么消息再通知你。”海马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似乎完全看不到手忙脚乱拍着哭得打嗝的小孩的游戏。

游戏能怎么办,只能抱着抽噎的小孩上了海马公司的专车。半个小时后到了家门口,跑出来迎接的三个孩子都一脸吃惊,而后又迅速转变为我很懂的神情。

“感觉、我们都是被游戏这么捡回来的呢!”十代扬着天真的表情如此说道。

“别把我说的和人贩子一样啊。”

怀里抱着的孩子因为遇到了好多同龄人,而稍微停止了哭泣,眨巴眨巴大眼睛好奇地望着眼前的小孩子。游戏注意到了,于是把他放到地上。

“总而言之,在海马君解决问题之前,现在我家住一会儿吧。”游戏摸了摸他的脑袋,“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

“榊、榊游矢……”

“那么,游矢,多多指教咯。”




13.

也不知道海马到底联系了什么,游戏本来以为游矢顶多在家里呆上一两个星期就可以回去了。没想到两个星期后又是两个星期;平时白天孩子们都去上学不能留游矢一人,他就只好带着游矢去上班买菜做饭——海马公司上上下下都已经传开“游戏桑又收养了一个孩子”的言论后好久,海马才在一堆游戏设计文案和股东文件夹了一封据说是那位决斗娱乐家的信件来,其中内容概括出来,就是拜托他暂时抚养榊游矢一阵子。

游戏拿着那封信看了好久,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海马:“这爹做的很随性啊。”

“你们家最小的那个不也是这样?”

“我以前还是和一马认识,他和太太原来可是经常po出和游马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的。而且异世界什么——”确实存在,看到游马背后飘着的名为Astral就知道了。游戏明智地没在唯物主义者面前保持了短暂的沉默,然后才开口:“游矢、是个很容易消沉的孩子。我觉得这可能和家庭有关。”

家里那几个都是乐天派,原来只有十代和游星的时候还稍微中和一下,但游马来了以后,就剩下压倒性的欢乐了。就算是海马板了一张能止小儿夜啼的脸过来做客,孩子们也能毫无畏惧地拉着社长打牌。

一旦习惯了这样的感觉,再面对游矢,他一时间也有点手足无措。

游矢如今天天跟着他来海马公司,到现在一见海马都反射性地躲在游戏身后。被毒舌的家伙偶尔讽刺了两三句后,回头能消沉一天。前两天也是,十代拉着游矢打牌,一不小心两局就解决了,那孩子半夜睡觉的时候抽抽噎噎的,明明要哭了还要做出笑的表情。最后还是游马努力伸手去够他脑袋拍了拍,而后又笨手笨脚地安慰了好久,两个小家伙这才慢慢地睡着。

“用决斗带来笑容……吗?”

游戏盯着信件落款处的笑脸,重复了一遍当初在新闻里看到的名言,有些犹豫地说道。

海马一直在低头批改着手头上的文件,乍一看好像根本没听他说什么,这时却嗤笑了一声开口:“无聊!决斗只有胜负,这种觉悟都不能背负的人,根本没资格拿着决斗盘!”

“……海马君,如果你手上不是在批海马娱乐公园新增项目的文件,这话会更有说服力的。”

海马脸不红心不跳的“哼”了一声,游戏泰然自若地接上:“当然,我就是因为很喜欢这点,所以才会来海马公司工作的嘛。”

一开始的时候,对于一直孤独玩儿游戏的他来说,决斗纯粹是消遣,娱乐,或得满足感和朋友的东西。然后——然后,他遇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从此以后,开心的胜利有很多,但也背负起了很沉重的东西。笑的时候有、哭泣的时候也不少,最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啊,这就是成长。

决斗固然是他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但作为一个成年人,也还是期待孩子们能够活出精彩的人生。

——成长的时候,本来就是又哭又笑的啊。

海马这时猛地合上手中文件,又从抽屉里摸了摸,伸手扔给了他一个新的文件夹。游戏打开一看,是一封新的决斗学院入学邀请函。在邀请函的后面,是一张学生制作的海报宣传,加粗字体的“快斗!决斗!决斗!谁是年纪最强!”横跨整个版本,青眼白龙和黑魔导在背后充当背景。

“……这是?”

“你们家那几个小子肯定也会参加吧。”海马气势汹汹地说,“哼,论培养人才我也不会输给你的!”

“啥?”游戏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注视着海马大笑而去的背影。然后他站在原地又把手里那一堆东西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儿,这才缓慢地往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游矢还在安静地玩儿着自己的卡牌,见到游戏回来,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游戏摸了摸他的脑袋,而后把入学邀请函和那张海报一起交给了他。他一下子就被决斗海报上的决斗怪兽吸引了。

“想要参加吗?”游戏问。

游矢抓紧了海报,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游戏,然后才点了一下头。

“那就去吧。”游戏蹲下来,轻轻按住游矢的肩膀,“和十代,游星和游马一起——去和更多的人决斗、认识更多朋友吧。”

“嗯!”

——然后,也希望你能够永远真心地露出快乐的微笑。

牵起小孩柔软的手掌,游戏如此想到。




tbc.


评论(7)
热度(99)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