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血色子午线/Blood Meridian

整理上次的加新写的后重发,庆贺第十季开播....恩与原剧有冲突的话不是我的错。(

一段现在时加一段过去式交替下来...如果能写完的话就是奇迹了。(



Lucifer!Sam/Demon!Dean,

 

概要:Sam朝公路尽头开下去,他有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事。

 

 


  然而在这个深夜里,这个发现带来的不是放心,而是绝望。我们从古至今都一个样,没有变得更好,也不会变得更好。历史上因我们的罪而牺牲的人,简直死得轻如鸿毛;我们回报以更多的罪恶。我们的罪恶之源永不枯竭。

                                                            ——劳伦斯.布洛克

 

 

  Sam打开车门,坐进去,启动引擎,踩下油门。这一连串动作非常熟练,以至于当impala动起来的时候,他还沉浸在脑海的想法中。

  离开这个小镇的时候正好是黄昏,路上的寥寥行人们裹着黄沙般暗淡的外套,缓慢地行走。开到公路上不久,居民房渐渐褪去,露出来的是荒芜的草原以及遥远的山脉。Sam可以看到水平线上的天空被染成一缕一缕的血红,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弯曲,并且沉淀,最后形成如同火焰燃烧一般的景色。

  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他们虽然常常在公路,草原,荒野上行走,但是每一次的景色都有所不同,而每一次他都会为此震撼。他们短暂而脆弱的生命仅仅是与这样的景象擦肩而过,除了几个惊叹词,几张照片外,这景色就会成为对他们来说相似的身后公路,迅速地淹没在记忆里。

  所以他偏过头,打算做一些挽留风景的徒劳尝试。但当他张开了嘴,发出第一个音节后,他才想起来右边的座位是空的——这样的事情已经出现了很多次了,所以尝试以失败告终,血红色的地平线连那个音节一起,都被扔到了轮胎下,滚滚而过。

  沉默了一会儿后,Sam伸手往后座上摸了摸,摸出一个玻璃瓶。他看都没看,将里面的液体全都倒进了喉咙里。此时的天空已经变成了暗色的红,犹如氧化后的鲜血,抹开都是粘稠的块状物。他感觉到热量顺着他的肚子窜上后背,但是要是开窗的话,沙子会刮得他脸庞生疼。于是他用力地把油门踩到底,想快点经过这快草原。

  但他也知道,这路没有尽头。

  Sam记得他在两年前经过这条路,那时候这是条主干道,两旁的酒吧在半夜亮着霓虹灯,街上的行人会拉着陌生人一起去喝酒。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而如今,那些木头椅子和酒瓶散落在草原里,远远望去,犹如土拨鼠挖出的小小丘谷。而那些居民——他猜想,或许会遗留下一些骨头在路边,但是大部分已经被饥饿的同类或者野兽吃掉了。

  这是很普遍的情况:地狱之门依然处于敞开的状态,而坠落的天使们也一时难以返回天堂。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盛景,恶魔和天使共同在大地上行走——只是苦了原本这儿的居住者,那些脆弱而又可怜的人类,因为被时不时爆发的冲突所波及,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但Sam已经不在乎这个了。老天,现在恶魔的数量说不定比人类还多,分辨恶魔和人类也变得越来越困难。如果还要继续他们的家族生意,他绝对会累死在路上。

  天空开始阴暗下去了,Sam觉得今天晚上他是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了。远处的山脉完全没有拉近的样子,而青黑色压在暗红色的云彩上,犹如夏季暴雨骤然降临前的乌云。他背上开始出汗,有些烦躁地伸手打开旁边座位前的抽屉,想找张碟放来听听,但是却发现没有自己中意的。

  他的手停在一站破损并且还落满灰尘的Led Zeppelin唱片上。这时他才突然想起,距离Dean死去已经有半年了。

 

  Dean的通缉令几乎是满天飞,每时每刻他都可以看到电视上放出的电子摄像头录像,他的哥哥轻而易举地砸了一个店铺或者扭断了一个人的脖子,脸上的笑容仿佛前不久刚刚来了一场浪漫的艳遇。偶尔Sam会在电器店玻璃窗前停下来,而显示屏后面的Dean会朝摄像头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每当这时,Sam的内心总会分成两半。一半在艰难的喘息,为发生在眼前这一切而痛苦内疚——他时常不明白他们到底是怎样落到这样一种境地的。上帝,他们明明只想拯救彼此;而另一半心脏却在这样的痛苦中欣慰的叹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见Dean露出这样的笑容了。没有世界压下来的重任,没有恶魔和天使的骚扰,他的哥哥看起来那么高兴快活。

  或许后一半的那种感觉在现在的状况下太过荒谬,但是管他的。Sam唯一清楚的是,无论是他心脏的哪一半,都希望他能把Dean带回来。他花了很多功夫去追踪Dean的行踪,那有些困难,因为Dean对于一个猎人的追踪方式了如指掌。他的哥哥虽然粗心,但是并不傻。

  更何况他现在又是一个恶魔。

  ——Sam见过Dean的整个眼睛变黑的模样,虽然那在录像上显示出来的只有短短一瞬。那一小片漆黑让他浑身一颤,像是一双手猛地将他拉进深潭,漆黑,夹杂着氧化后的鲜血,那种恶心的粘稠感让他想要干呕:一个恶魔。他知道那个词象征着什么:扭曲,罪恶,鲜血,道德败坏。而无论其中哪一个形容,他都绝对不会放在Dean的身上。

  他得把Dean变回来。曾经治愈crowley的方法可能会管用,但他仍旧有些忧虑这些小把戏是否会对一个地狱骑士产生预期的影响。可眼下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他没有时间踌躇,为了他的兄弟,他分秒必争。

  在追踪Dean的下落同时,Sam也没有忘记要注意Crowley的行踪。地狱之王为自己赢得了一个新的强大无比的地狱骑士,他才不会相信接受该隐印只是个友善的小提议。Metatron留下的烂摊子使天堂到现在依旧一团混乱,这正是恶魔们卷土重来的好时机——证据就是,他之所以寻找Dean 的进程缓慢无比,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每到一个城镇就缠着他不放的案子。

  一切都如此混乱,他甚至忍不住猜想是否是天启再次光顾可怜的人间了。恶魔忙着扩充地盘,天使忙着重返天堂,人类连自身性命都难保——但没有关系,这次他不会再有别的顾虑。他的目标只有Dean。他将为了Dean而战。

 

  天已经黑了,Sam的手仍然握着方向盘。他并不困,清醒得很,连马路上被碾死的老鼠尸体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最终还是把那张Led Zeppelin的碟放进了读碟机里,读碟时因为长时间没有使用而落满灰尘,发出轻微的咔吱咔吱声,最后音乐飘出来的时候,他甚至觉得歌声里都夹杂着一团迷蒙的灰尘。

  因为离开城镇很远,所以四周没有什么灯光或者人烟,在这个漫长的车程中,他仅仅看见一辆黑色老爷车擦肩而过,带着葬礼一般沉重的引擎声消失在后视镜里。但是这儿并不全都是黑暗,除了车灯,他可以看见璀璨的星光细碎地嵌满夜空。

  远处的山脉成了一帘帷幕,将世界轻柔地拥在黑暗之中。Sam猜想今天一定又有无数的灵魂离开他们惨死的肉体,升上混乱的天堂,或者坠入狂欢的地狱。其实都没有差别,如今世界不过是个悲剧的延续,无论场外场内都只有一首舞曲,旋转地跳向没有尽头的苦难。

  Sam打算给自己点一根烟。他知道他离目的地还有挺远的距离,而黑夜又如此漫长,他总得找些什么事来做。但当微弱的火星出现在手指间,他有一瞬间为了那鲜艳的色彩走了神。

  他记得从前他们的旅途每一次都比这个要漫长,黑夜连着白天,他们总在车上。可他却很少抽烟,上帝,impala可是珍贵的小姑娘,经不起糟蹋——偶尔他从梦中惊醒,他会在朦胧中看见火星在Dean的手指间闪烁,犹如星辰闪烁,象征即将到来的脆弱黎明。

  车忽然颠簸了一下,他寻思大概是装上了穿过马路的老鼠或者其他动物。前面在夜幕中隐隐约约出现一个路牌,他看了一眼,同时把烟靠近嘴唇,有些讽刺地笑了。灰尘萦绕着老旧的歌曲,地平线上山脉起伏,而他手中的红色的火光并不是星辰,那只是漫长,漫长黑夜的开始。



tbc。



评论
热度(3)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