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银/all银】黄泉比良坂(3)

6.

  碎絮状的雪花缓慢的飘落,落在眼前男人银色的头发上,很快就不见了最初的轻盈模样。神威能看见那双美丽的血色眸子依然平静,像是丝毫不在意他刚刚所说的那样——平静地望着他。

  地球人真的很有趣啊。神威再一次地想到。无论多少次见到武士先生,他都会感到惊讶和好奇。

  本来武士先生可以就这样把重伤的他扔在路边不管的,但没有;本来武士先生可以趁着他最虚弱的时候解决掉他的,但没有。而且不仅如此,他还能享受着就算在春雨也少有的伤患包扎待遇,正大光明地坐在对方家里的沙发上吃饭,在出门时被仔细地围上围巾。

  所以神威也能终于能稍微理解,为什么他软弱的妹妹如此中意于这个男人了。

  他微微眯起眼睛,在飘飞的雪花之中,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昨天寒冷的夜晚:他意识不清地抓住那即将离去的暖水袋,感觉到有人轻轻地揉了揉他的脑袋,然后听见男人那懒散却柔和的声音:“……我就出去买个药,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勉强在黑暗中睁开了沉重的双眼,看见的只是男人拉上门的银白色背影。

  那一刻,犹如有人碰倒了他遥远到几乎要完全遗弃的记忆橱柜,在吱呀吱呀的木头声中,画面和声音重合,勾勒出的是橘红色头发女人转身拉上门的身形。柔和,明亮,记忆边缘泛着发旧的昏黄色泽。可那时阴沉的天空飘落的不是雪而是雨点,四周弥漫的也不是寂静,而是他妹妹呼吸声。他闭上眼睛,等到最后,那个和他流着相同血液的,被称为父亲的男人也没能回头。

  神威重新挂上微笑,伸手拍掉头上的雪花,再次看向对面的男人。这两个故事最大的不同是武士先生还是回来了,否则的话他今天应该是发着高烧带着伤在死神家门口晃荡。

  ——软弱的,脆弱的感情。他并不是无法理解,因为他过去也曾感受过母亲那短暂的温存。不过也正是这样,神乐就像是女孩子偏爱洋娃娃一样偏爱着这些对他们夜兔来说不切实际的东西。而她所喜爱的这个男人也是——充满了那种脆弱而明亮的感情。

  “……收留你?喂喂少年你别搞错了啊。”站在不远处的男人这时开口说话了,“这叫给自己留后路,积德,欠人情。本来一个高杉就很难搞啦,现在听说你们联手了,银桑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啊。要是半夜忽然给江户来一下子什么的,我说不定就得永眠了——”

  那懒洋洋的,似乎完全并为此而困扰的口气让神威晃了一下神,不过他并没有感到惊讶,很快就反应过来:“可是我刚刚放了两个人走,而且还让武士先生安然无事地活到现在,这也算是抵消了吧。”

  男人正抬手想要抓抓头发,听到这话动作一停,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少年,对人还是要友善些好。要是真有个万一呢。”

  神威偏了一下头,看上去像是在认真考虑这句话的含义。“可是我对武士先生已经足够好了,”他顿了顿,“——好到我自己都很奇怪的地步呢。”

  听到这话,对面的男人安静了下来。雪似乎越下越大,路上的行人撑起了伞,行色匆匆地从他们身边经过。银发男人最终叹了口气:“……我家里洗的你的衣服还没晾出去呢。傻站在这儿也不是事,总而言之,先回去吃个饭再聊吧?”

  听到饭这个字眼,神威就立刻欢快地迈开腿跟了上去,好像刚刚停下来面露杀意的不是他似的。武士先生带着一脸预料之中的无奈瞥了他一眼,转身朝万事屋的方向迈开步子。

  神威高兴地扫了男人手里的米袋几眼,开口问对方是不是回去马上就可以吃饭了。男人瞪了他一眼说现在才几点。雪已经在道路和房檐上积了薄薄的一层,神威抬起头,就看见旁边的男人缩了缩裸露在冰冷空气中的脖子。略微泛红的皮肤衬得肤色更为苍白,他甚至能隐隐约约嗅到那一直萦绕在鼻尖的甜味儿。

  神威收回视线,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以抑制住自己体内骚动的夜兔之血。雪花飘落,他开始想念自己的那把在飞船上被损坏的伞了。




  当家里的两个小孩不在的时候,银时就能感受到久违的做家务的感觉。他把米饭焖上,又去把洗好的衣服起来。然后他站在厨房里迟疑了一会儿,考虑到毕竟家里有个伤患,还是生火炒起了久违的热菜。

  像是嗅到了香味,本来还挺安分呆在沙发上的神威从门后探出一个脑袋,鬼鬼祟祟地想要摸进来吃点啥——进厨房偷吃技术差这点倒是和神乐一模一样。银时一边晃着锅一边用空着的那只手狠狠拍了对方的脑袋一下:“再等几分钟会死吗。”

  少年撇了撇嘴,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先把嘴边的口水擦擦吧少年,”银时好笑地抓住对方的领子,“先别走。也快弄好了,过来把饭端出去吧。”

  神威眨了眨眼看他,但银时已经转身过去继续弄蛋卷去了。于是少年在狭小的厨房里站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开始找起碗筷,把电饭煲一起拿了出去。而等到银时把弄好的小菜端出去时,电饭煲里的米已经下去大半了。

  夜兔的对食物的执着真是可怕。银时一边摁开电视一边坐在沙发上,没去盛饭而是拿起碗筷直接吃起了菜。小神乐那家伙如果以后要是贫乳了绝对是酸昆布害的,估计那个秃子大叔之所以是秃子就是因为偏爱味精吧。大概。

  电视里开始播报今天江户的新闻,银时刚想去瞥一眼,就看见神威仰着头扒饭,活像是饿了半年似的。“……慢点吃啊少年没人跟你抢。刚买了米厨房里还有,”他瞪着一双难以理解对方饿死鬼行为的死鱼眼,伸手倒了杯水放在对方面前,“而且只吃米饭长不高的,要学会均衡饮食,否则年老了会后悔的。”

  神威伸向电饭煲的手停顿了一下,满嘴的米饭还没咽下去,蓝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银时被盯得浑身发毛,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把平时教训小神乐和新八几的语气用上了——唉?只不过是啰啰嗦嗦像妈妈桑了一点,应该没什么不对吧。再说了,现在的未成年人兴趣太奇怪了,一看就是没有好好受教育的结果。他这也是好心啊。


不过神威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听话的伸筷子加了一些菜,就着剩下的米饭咽了下去。银时也放松了下来,抬头看电视,正好看到结野小姐采访最近江户路上屡次发生的浪人砍人事件。他放下碗筷刚想认真地看一会儿,就听见对面的少年把空空的电饭煲放在桌子上,一抹嘴巴后说道:“多谢款待。”

  银时刚想说啊不用谢交饭钱出来就行——但下一个瞬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如同风暴般扫荡而来,他的身体本能般地向后倒去。随着沙发倒地的声音,血从他的右脸新鲜出炉的伤口中滴落,少年刺入沙发靠背中的手和他的脑袋相距不过几厘米。

  银时几乎没有时间晃神,在沙发倒地的瞬间他就向左侧滚去,同时听见沙发被撕裂而发出的破碎声音。离开沙发的瞬间,他单手撑地,向后跃起,抄起桌子后面的洞爷湖后就向身前挥去——迎上神威劈开空气般锐利逼人的手刀。

  木刀咔吱作响,近在咫尺的湛蓝眼眸中因为杀气而泛起隐约的血色,平时的微笑也狰狞如同厉鬼。


  “少年,快去照照镜子,你可完全不是一副吃完了饭感谢的样子啊。”银时扯了扯嘴角,因为木刀所承担的怪力而微微后退了一步,“怎么了,你爹地没有教过你餐桌礼仪吗?”

  “所以我才会吃完了饭才来享用甜点啊。”神威眯起眼睛,“反应很快,我很满意哦武士先生。”

  “满意你个屁——”银时趁着对方说话分神地时刻抬脚猛地踹向对方的肚子,同时将木刀顺着对方的用力点向下一划,摆脱对方的手刀后从侧面猛地横扫过去。但神威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手挡住了他的膝盖,另外一首抓住了木刀,顺势将对方整个甩了出去。

  手上扔出去的触感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重,所以神威下意识地一侧身体,躲过了银时松开木刀并绕到他身后的拳击。接着他抬脚就朝着男人腹部袭去。这次的触感很扎实,腹部硬生生受到一击的银时晃了一下身子,咳出一口血。神威微微一笑,抬手向男人因低头而露出的脖颈劈去。

  但银时出乎意料的接住了他的手刀,弯下的身子成为了发力的起点,银发男人往前一踏步,用手肘猛地撞向他的右侧腹部。神威睁大了眼睛,感觉被打击到的地方一阵过分的刺痛,眼前也随之一阵阵发黑。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后领猛地被提起,接着他被扔回了还完好的沙发上。


  “袭击帮你包扎伤口的人——少年你脑子里塞的只有米饭吗?啊?”男人抱怨的声音在神威耳边响起,紧接着又是后脑勺的一个拍击:力道不大,但也足够让他回神。“银桑我差点就在自己家里被人杀掉了啊你这个小白眼狼!”

  神威低下头,不出意料地看见自己肚子上一大片渗出的血迹。不仅如此,肩膀处也开始隐隐作疼起来。“是因为都是武士先生太诱人了。”他斩钉截铁地说道,感受到因战斗而沸腾的血液正逐渐冷却。“但是好奇怪啊,我本来以为最后那一击应该可以解决掉你的。”

  “说什么呢臭小子,信不信我把你的肠子扯出来炒饭吃啊。”银时重重地把医药箱摔在桌子上,心疼地看着旁边已经完全被神威弄成一堆破烂的沙发。不仅如此,他还正面被神威揍了,至少应该断了两根肋骨——还好刚刚没吃多少东西,否则他说不定会直接吐出来。“开什么玩笑,两击就要做掉银桑我,回去再吃十年米饭吧。”

  神威回头看了看被刚才被他扔出去扎进隔壁房间墙壁里的洞爷湖,发出一个微微上扬的感叹声音:“不愧是我看上的武士先生呢,果然只有这样才有趣吧。”

  “你脑子在乱想什么呢混蛋。那个啦,是因为你受伤了吧,力道比我预想中的要小。”银时打开医药箱,摸出绷带和伤药,“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伤得有多惨啊,非得要出门也就算了,还想要暗杀银桑我。要不是我大仁大义,你小子绝对会死掉的知道吗?”

  “这句话我也可以还给武士先生啊。”神威一边很配合地脱掉上衣,一边开口说道,“帮想杀掉自己的人包扎伤口,到底在想什么呢?”

  银时没停下手中处理绷带的动作,用着明显是敷衍的语气说道:“……因为银桑我人好啊。”

  神威没再接话,而是坐好了等着换药结束。无聊的他再次打量着这个房间:客厅被他们刚刚一折腾,变得乱了很多。桌上的饭碗还没有收,电视机仍然开着,已经过了新闻时间,开始放着乱七八糟的广告。平心而论,这真的是个很小的地方,甚至还比不上他自己在春雨的的房间大。

  唯一能比得过的优点,也只有米饭和武士先生了吧。他垂眼,目光扫过刚刚用过的碗筷和男人放在手边的水杯。

  “——会长高的。”在银时料理完他肚子上的伤口后,神威像是反射弧慢了几十分钟似的,突然开口说道,“我又不是晋助那个成年老烟枪,还在发育期,所以肯定会长高的。”

  银时正在处理他肩膀上被扯裂的伤口的手停顿了一下。“啊。这倒是。”他手法利落地处理完绷带,“但别因为年轻而自大啊,高杉那家伙在小时候也是这么说的,我一定会长得比你高啊之类的——结果还是最矮的那个。果然还是人品不够吧。”

  神威接过银时递过来的药喝了,然后就安静地看着对方龇牙咧嘴给自己肚子上的一大块淤青上药的侧脸。似乎是因为对话中提到了一个双方都不怎么愿意谈论的人物,接下来他们保持了一段诡异的沉默。最后还是银时放下了棉签,打破了这样的寂静。

  “……所以,”银时第二次尝试着询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神威这次没有再随便找借口来搪塞他了,微笑着回答道:“啊,只不过是被人瞄准了空隙暗算了而已。并不是什么大事。”

  “高杉那家伙呢,你们两个不是同伙吗?就这样把你放跑到地球没问题吗?”

  “唔。”神威靠回沙发上,若有所思地说道:“说不定他以为我已经死了。”

  银时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确认少年的表情不是在开玩笑后,他像是幸灾乐祸一样地笑了起来:“怎么了少年,现在才知道社会险恶吗。所谓合作同伙什么的,不过是买养乐多的时候欠下的钱没还而形成的关系而已——比吉原女人的枕边话还不可靠啊。”

  “你在说什么啊武士先生,本来就是互相利用而已,那家伙不过是排在秃头之后你之前要杀掉的人罢了。”

  神威说的云淡风轻,但银时的手一哆嗦,差点没把药洒了一身,脸上露出才知道社会险恶的表情:“……现在的未成年人脑子里都这么成熟吗?还有那个名单,是Death Note吗?我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那上面!”

  神威选择性无视了男人的恼怒,微笑着解释道:“不是武士先生想的那样哟。总而言之是春雨内部的事情,不会威胁到地球的。”

  听到这话,银时暗地里送了一口气,看着神威的表情都连带着柔和了几分。他把东西放回医药箱,又开始唠唠叨叨:“海贼这种东西啊也就当漫画看看好了,当做职业的话就算是主人公的哥哥也会领便当的啊。”

  “为了避免那种情况所以我才觉得应该尽早解决主人公比较好呢——啊,不是说你,武士先生,你是Death Note上的最后一名。”

  银时连反驳的话都懒得说了,直接朝对方翻了个白眼。当了一天提心吊胆的保姆最后还差点被杀掉,他觉得自己真的应该死皮赖脸地跟着小神乐他们去泡温泉的。叹了口气,他站起来把桌上放着的碗筷收了收,扔进了厨房的洗碗池。




  虽然刚才热身运动了一下,可房间里还是很冷,被暂时搁置在客厅的神威随手找了一件干净地衣服套上,有些无聊地盯着男人来来回回走动的身影——洗碗,打扫客厅的垃圾,对着破烂的沙发叹气,去厨房拿小吃和草莓牛奶,然后又坐回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剧。

  不知道是因为这窄小房间,还是因为失血的意识还有些模糊不清,他的脑海里此刻又浮现出那个女人柔和的轮廓。在他过于幼小的记忆中,忙碌的背影是破旧房屋里唯一鲜活的色彩。就算他此刻闭上眼睛,打翻的记忆不知为什么仍旧如此栩栩如生。

  “慢点吃啊,神威。”

  与他们相似的女人的容貌。坐在沙发对面望着他的武士先生。

“慢点吃啊少年没人跟你抢——”

  动作,眼神,语气;关爱,温柔,照顾。

  不是啊。他想要的不是这个。那种顷刻间就可以捏碎,犹如虚伪的倒影一般的假象。属于弱者的言语,只能作为繁杂琐碎装饰的情感,无论是哪一个都令人作呕的恶心;所以他才一时无法抑制住喷薄而出的杀意,几乎就真的要将他想要留到最后的猎物杀掉了。

  不过还好,武士先生果然没有令他失望;躲闪的动作,挥舞木剑的模样,以及那片刻间在血色眼眸中闪烁的战意——虽比不上杀气更加迷人,但也的的确确是那时他在阳光下的吉原为之所颤栗的美景。他也能唤回他那残存的理智,硬生生地压下自己破坏的欲望。

  真是困扰。神威皱起眉头,露出像是小孩子遇到头疼的问题的表情。再这样平安无事地和武士先生相处下去,他可能会真的按捺不住痛下杀手的。

  处于烦恼状态的神威抬起头,似乎想再确认一遍身旁坐着的银发男人是他所期待的猎物。但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银时站起来接了电话,靠在桌子上常规聊了起来。


  似乎是熟人。神威想到,等待对方挂了电话后他就直接开口问:“什么事?”

  银时瞟了他一眼,似乎是想要吐槽他管得太多,但不知为什么却压下了这个冲动,正经的回答道:“是工作啊少年。银桑我也是有忙碌的大人啊。”

  “哎——是什么工作呢?”


  “帮熟人解决一些事情……话说少年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神威只是微笑,头上的呆毛翘了翘:“现在对我来说是特殊时态嘛——武士先生要去哪儿哪儿工作?是去解决什么事?”

  银时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让步了:“详细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地点……”血红的眼眸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少年,“——是在吉原。”




----------------------------------------------------------------------------
考试什么的管他去死啊!
这章日常还是很多呢....搞得我都爆字数了orz
实在是没粮吃,只能回去重看吉原篇。啊,感觉我还能勉强活下去。
不过神威的想法真的很难把握,写得我好痛苦....不过照空知猩猩的尿性,这孩子估计会被洗得白白的吧?高银都复婚了还有啥子不可能。(


评论(5)
热度(31)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