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银/all银】黄泉比良坂(7)

10.


  桂曾经说过,他很讨厌高杉。这话银时不是不能理解,因为旧时他们在战场上,手下的人还好说,和他们平级的,拥有几支队伍或者享有声望的将领们,都算不上喜欢高杉——孤傲的性格,精明的头脑,再加上战场上浴血的身姿,那男人就是暗夜中刀刃反射出的昏暗光线,冰冷而又危险。


  但过去他往往对这些畏惧嗤之以鼻。高杉不过是高杉,依旧是那个执拗的找他来比剑术,不愿低头放下尊严的贵族小孩,纵使在战场上沾满黑血,但脱去战袍,把酒言欢,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银时虽然长着一头乱糟糟蓬乱乱的头发,眼睛却是看得清楚——他的挚友是个什么样的人,从始至终他都是知道的。所以即便当年白夜叉赫赫威名,想要拉拢的人也不计其数,但他从未远离过他的朋友。


  ——只可惜世事难料。银时忍不住回想起那天祭典上劈头绽开的烟花和背后的匕首,心想他还是失去了。而且这不仅失去,还沦落到如今这个刀刃相见的地步。


  仔细想想,还真是讽刺。银时在心里嘲弄了自己一下,对着眼前的男人握紧了手中的木刀,同时挑起一个懒散的笑容。“啊啊,围巾都弄坏了…..就算是大反派,冬天刮风的时候脖子还是会冷的吧?穷苦人家里围巾就那么几条,你该怎么赔我啊混蛋。”


  对面的男人依旧挂着那副欠揍的笑容,瞟了一眼地上破损的红布。“吃人鬼在数九寒天都是光着脚丫在私塾跑,我可不记得他会围围巾。”


  银时一下子噎住了,咽了口水后心里默想,这中二病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打友情牌;果真是白驹过隙,世事难料。“那是因为年轻,银桑我最近有时候坐在家里都觉得膝盖疼呢……一定是过去不爱惜身体所以快风湿病了吧。”他叹了口气,末了瞥了一眼对方和服下摆露出的小腿,“你也差不多啦,高杉,现在不注意,当心年老的时候难过得要死哦。”


  “我暂时还不用你来操心。有那个时间,不如在做事之前多动动脑子如何。” 高杉甩了甩刀锋上的雪花,压低的声线中带上了一分嘲讽,“……就好像你捡回来的那只野兔,许久不见,要是饿死了倒也是件好事。”


  银时缩了缩肩膀,配合着露出一副人情冷漠,世间没有真情的瑟缩表情:“好歹你们也是海贼同盟的关系,能不能学学隔壁one piece那对的感情?”他顿了顿,抬手掏了下耳朵,心不在焉地说道,“不过,你竟然还会派人看着那小子,看来这关系还是可以挽回的。”


  高杉并没立刻回答,只是靠在了旁边的墙壁上,低低地笑了几声。然后他把刀插在雪地上,从怀中掏出烟杆点上,吸了一口后,慢悠悠地吐出一团带着烟味的热气。


  “他现在不过是只被打断了腿的兔子。”男人自顾自地开口说道,“自以为无所不能,只要能把前方的障碍物杀个干净就足够了。可春雨这种地方,不会在乎你是否年轻,也不会给你机会去订正错误。只要错那么一次,就足够他死的了。”


  银时皱了皱眉头;那是高杉不讨人喜欢的原因之二,这小子总是看人够准。目光锐利,一语中的,话虽不好听,但偏偏就是事实。他不由得想起家里那少年坐在沙发上包扎伤口,嘴角露出的无辜笑容,然后甩了甩脑袋,决定还是别绕圈子,直奔主题比较好。“……昨天吉原里那些攘夷志士,是你布置的吧?假发那家伙似乎还瞒着我不想说,但没想到你自己却主动过来找我,也省的我再去吉原问了。”银时抬起手里的木刀,对准眼前的男人,“——神威那小子,到底做了什么惹到了你们?”


  高杉把烟杆往墙壁上敲了敲:“——你自己不是已经有了答案吗?”


  “什么答案……你们这些恐怖分子的心情,银桑我可是怎么琢磨都捉摸不透啊。”银时狠狠地皱起眉头,“那个叫什么长岛大郎的,你们合作了吗。结果,你就是为了那种恶心的东西和少年闹翻,年纪大了你脑袋也不会转了?”


  高杉扯了扯嘴角:“话可不能这么说,和春雨,亦或者和药贩子合作,对于正常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唯有共同的利益才是合作的基础,这最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明白得很。”


  银时一下子沉默了。雪花钻进脖子里,融化成水,凉到他衣服里面去。他盯着高杉那熟悉的脸庞,脑海里出现起的,是过去他抱着长剑跟在对方身后去和武器供应商交涉的场景。他抱剑坐在门前靠光处,斜眼看暗处的一言一笑,犹如看战场上刀光剑影,输了的人,下场远比负伤而死的战士更加凄惨。


  他慢慢地放下了木刀,别进腰带中,再次开口问道:“……那神威呢?我以为青少年才是最容易沉迷于药物的人。”


  高杉吐出一口烟,剩下的一只眼睛似乎只是看着虚空。“那‘黄泉路’可是好东西。能够开发人体的潜能,只要用量够大,一个没用的武士就能砍杀好多天人。”他转回头,看向银时,“当然,如果这药用到天人身上,效果更好;越强大的天人,便越容易能激发出杀戮的欲望——”


  那两个攘夷志士的模样突然出现在银时眼前,布满血丝的瞳孔,不似人类的力量,以及最后那像是完全地被消耗殆尽的死亡姿态。


  “——相反的,使用者也会越快地走向死亡结局。这就是所谓的等价交换吧,所得到的多,付出的也多。”高杉挑起一抹冷笑,“当时那个提督副手,听到那效果后一副恨不得把所有‘黄泉路’都毁坏的表情,也实在是非常有趣呢。”


  “……那才是正常反应。”银时冷淡地扫了他一眼。想要的信息已经得到了,再待下去面对这个恐怖分子也是心烦,所以他转身就准备要走。


  可步子刚刚迈出去,一只冰凉的手从背后伸出来将他拽死死住。银时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抬手去握腰间的木刀,却被猝不及防地被拉住了后领,猛地甩向了墙壁。


  背后撞上硬物,疼痛夹杂着寒意透着衣物传过来。银时转身就要抽出木刀,却被高杉摁住了手腕,整个人被逼得再次撞上了墙壁。


  “你突然的发什么疯——”银时瞪着那近在咫尺的深绿色眼眸,“刚刚有的是时间不动手,现在才想起来打一架吗?快滚开,银桑我可是有工作的人,没有你那么闲。”


  “……银时。”高杉低低地念出了他的名字,那声音低哑如同老旧的三味线,轻轻拨动发出往日熟悉的曲调。银时顿时一愣,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一低头正好看见对方手中那冰冷的钢刃,紧紧地贴在他大腿附近,只要略微一动,便可在他身上划出一道血口子来……他所能听见那虚空中的曲调,固然是熟悉,只可因年岁已久,最终还是失去了过去的清脆音色。


“——你还是老样子,爱管闲事。这毛病总有一天会害死你,就像老师一样。”温热的吐息擦过他冰凉的脖颈,银时微微侧过脸,看着他过去挚友那熟悉的轮廓。只不过绷带缠绕,除了发色,他实在没能看出有哪些地方是相似的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他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你才是最没有资格说我的人,高杉,我可是很清楚,你——”


  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突然一声从不远处传来的巨响给打断了。女人们的惊叫声响起,街道上响起人们匆忙逃离的脚步声。银时愣了有半秒钟,接着才猛然意识到那些尖叫和闪烁的火光,正是从吉原方向传来的。他瞪大了眼睛,怔怔地看向贴在他身上的男人。


  “我说过了,”高杉勾起嘴角,瞳孔在远处摇曳的火光中显得虚幻不定,“——野兔子,还是饿死在街边比较好。”






  神威慢悠悠地走在昏暗的过道里,冰冷的钢铁混杂着油的腥气扑面而来,他微微地皱了下眉头。虽然不是洁癖,但是走在一个以制作各种稀奇非法药品出名的飞船里,他还是会担心一下呼吸的空气里是否都掺杂着那些效用各异的粉末。所以,他把围巾往上提了提,遮住口鼻,嫌弃地瞟了一眼那些被擦得锃亮的扶手和灯饰。


  ——平心而论,对于长岛太郎这个人,他算不上讨厌。毕竟,这个长了一张狗脸的天人过去是他们最优质的供货商之一,和这男人合作,一般不会发生那种客户不满意要求退钱的情况。虽然架没得打了,但上头的人高兴,对他的惹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神威也是乐得清闲。


  而另外一点他不讨厌的,就是长岛太郎的野心。据说在不久前,这个男人还在银河系外买下一个星球来作为专门生产他的药物的基地,而半个月前男人提着“黄泉路”上门贩卖的时候,脑子里估计就已经开始计划着要如何翘掉春雨这个昂贵的中介人,自己去经营这宇宙中最赚钱的事业了。


  而不幸成为这块敲门砖的他——那时刚坐上提督的位置,手下握着充沛的兵力,正是意气风发的好时候,对长岛专门前来贩卖,还吹得天花乱坠的药物也有点好奇,便挥挥手让人从牢里拖出两个犯人,当场就试了药。这两个犯人当中还有一个是人类,另外一个则是个专门贩卖消息的天人。灌下药后,他和高杉便坐在位置上看着——直到那个肠子都掉出来的天人用手撕裂了人类的喉咙,两个人双双倒在了台子上。


  那的确是次残酷的厮杀,但神威也只是觉得这样而已,称不上精彩,作为娱乐也显得过于粗俗。于是他吩咐人把尸体拖下去,以为可以谈生意了,结果长岛太郎又开口表示这演示效果不够好,想让他借一个手下的夜兔。


  他本来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并没有打算回应。但一旁的高杉却开口应和了,那张平时高深莫测的脸上竟然露出了几额外的分兴趣。他虽有些惊讶,但没多想。即便阿伏兔板着一张脸,他还是大方应许了这个要求。他可不至于吝啬到这种地步,况且交出去的也只是个已经年迈而无用的夜兔,对他来说也不会损失什么——没错,本来他就是这么认为的。可无论怎样,他都没想到最后事情会变得需要他来出手解决。


  ——这时神威从纷杂的思绪中抽出来,停下步子眯起眼睛望向钢铁和水泥深处。他可以听见周围靠近的细碎脚步声,十几人,几十人,比这更多。沉重的的呼吸声,还有金属武器拖在地面发出的刺耳响声,连带着整个空气都似乎戴上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他抬起脸,右手握紧了从橱柜里顺来的,属于他那愚蠢妹妹的深紫色长伞。


  其实,不只是伞,他还私自带出来很多别的东西。神威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脑子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银发男人那张表情丰富的脸庞:武士先生绝对会生气的。绝对会很生气;说不定以后真的不会再到路边去好心捡人了。因为这种不告而别的罪孽,简直就和青春期离家出走的中二病儿子相当,所以,大概说什么妈妈桑都绝对不会就轻易地被糊弄过去的。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是他因不慎而犯下的错误,为此甚至赔上了他的船和部下。他可是海贼,被夺去的东西,就要加倍的夺回来——神威抬起头,将目光投向站在高处,朝他露出一脸狰狞笑容的长岛太郎。


  ——所以,真要赔罪的话,只需要把住宿费寄回万事屋就好了吧?神威举起手中的伞,在穿透第一个天人的喉咙时想到。




----------------------------------------------------------------------------------------------------------

差点忘了在这边放文了orz
这一章卡了好久.....主要是在卡神威那一块儿。
卡文时回头看了看自己写的东西,觉得好烂,好像变成芝士面包哦。

评论(10)
热度(29)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