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太】英雄和浪漫主义

Tri后拯救世界结束,和太已经交往设定。私设多,ooc有。另外里面说的电影指的是《蚁人》(漫威大法好

阿和痴汉视角有,我就是个太一苏。充满个人理解,第一部剧情忘得差不多,所以认真你就输了。

下面正文:



英雄和浪漫主义

 

 

  那是在他们交往后的第三个年头。一个飘着小雪无所事事的下午,他们出门去看了一场好莱坞的英雄电影,结果却被无所不在的小道记者给拍到了。

  大和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在显眼地亮着上千个大拇指和评论的屏幕上,他正将手里的爆米花递给旁边的太一,太一将半张脸埋在灰色条纹的围巾里,露出的脸颊被风吹得有些发红。但那双深褐色的眼睛里映着他的身影,仍是好看的发亮。

  所以他一时没有听清楚对面的记者小姐在说什么,只是发出简单的“嗯”,“唔”的音节,心里想的是回头上一下Twitter,好把这张照片存下来当做手机桌面。

  “——石田先生?”

  “嗯?”

  “石田先生——”对面的记者小姐把手机收回,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和爱人的关系真好呢。”

  大和有些可惜的收回视线。这只是个私人采访,这位记者小姐也是他所认识的,所以大和只是挑起嘴角笑了笑,随意地说道:“抱歉。上一个问题是什么?”

  记者小姐啪的一声把手里的本子合上。“采访已经差不多了,”她笑着说,“刚才那只不过是个题外话。”

  大和点点头,以为这就算是结束了,便从兜里掏出手机,打算离开。可是刚刚离开椅子,他就听见记者小姐带着几分调侃笑意的声音:“不是一起去看了英雄电影吗——那石田先生有吗?心目中的英雄?”

  英雄。

  大和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是那日电影中脸廓分明,连沉默都像是微笑的漫威英雄,领着一群昆虫去拯救世界。但慢一些,他才反应过来,这大概是个比想象中要复杂许多的问题。

  因为石田大和,准确来说,他们七个人,也曾经拯救过世界。

  这是一段相当于是半公开的往事,虽然他不曾在任何公开场合提起,但是也曾经看到过某些论坛上面有人发帖子讨论过这件事。大部分知道内情的人,都对当年处于事件中心的他们所表现出的低调,表示了不可理解。

  大和也没指望他们理解。所以如果有记者公开的问起了这样的问题,他都会延续他对外冷酷少言的公众形象,留下背影或者沉默。

  这么想着,大和低头看向刘海梳向一边,显得十分从容的记者小姐;不过,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不一样。

  ——她问的不是电影中的英雄,不是拯救世界的英雄。是他的英雄。

  这下子,答案就很明显了。大和拿起一旁搭在扶手上的外衣穿上,对着还坐在沙发中的记者小姐点了点头。

  “有啊。”他说,“怎么会没有呢?”

 


  石田大和的至今为止的人生犹如一场精彩的戏剧,就如同很多杂志上使用的介绍词;“出色的”,“杰出的”,“被选中的”——他随意挑出回忆中的一半经历,可能都要比一个四五十岁老人的一生还要再惊心动魄一些。

  这一切的一切,开始于那日炎夏中的大雪,他伸手握住面前那个小小的数码机的瞬间。即便他尚未得知未来他将要背负的东西,可那奇怪的小玩意儿躺在他手心,带来的的确是片刻的恐惧和冰冷。直到他们坠落数码世界,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负面感情在那样一个不符合常理,光怪陆离的世界中被放大,放大。

  关于这一点,在与数码世界有了进一步接触的后来,有科学家用了长达四十多页的论文论证了数码世界对身处其中人类情感的扭曲。虽然这文章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夸张的并占有相当明显政治立场的言语,但是作为一个切身经历过的人,阿和还是挺赞同其中的一些话的。

  那时尚年幼的他们,在面对无数未曾见过的庞然大物,经历过性命攸关的惊险刺激时,的确有什么东西被悄然扭曲了。

  ——说的好听点,那是因为他们是“被选中的孩子”。说的不好听一点,那就是他们似乎变得有些不正常。

  咔哒作响的齿轮,宛如油画般砂砾质感的天空,无时无刻不在对他们窃窃私语的黑暗。他们犹如追赶着兔子的爱丽丝,从一个兔子洞中逃出,又掉入另外一个奇幻王国。至今,他仍能在梦境中清晰的回顾那些过去,连每一片叶片和云朵都如此真实。

  他也不是没有设想过糟糕的可能性。比如说被小恶魔兽唆使着憎恨了阿丈,陷入阿武不需要他的绝望中,最终和大家彻底决裂。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他就数次徘徊在那样的边缘,回头看过那完全不一样的选择。

  所以,对的,他那时不过是个孩子。他当然需要一个能拯救他的,点亮他前进道路的英雄。

  而那个英雄,就是太一。

  当然,除此以外,又能有谁呢?站在队伍前面的领导者,在危机关头做出决断,成为他们余留信念的依靠。就算年龄同样稚嫩又有什么关系?那些所谓可靠的大人,可从未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出现过。

  他们是无所畏惧的小孩子,朝所选择的道路迈开第一步时,全部所需要的不过是一瞬间的勇气。所以,无论是友情,纯真,诚实,知识和爱心,太一用勇气点亮徽章的光芒,伸手将他们从混乱的黑暗中拉了出来。他们又重新聚集在一起,手拉手,肩并肩,拯救世界。

  曾经在只有他们二人守夜的夜晚,在燃烧的篝火旁,他们因为冷而靠在一起。太一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睡熟的亚古兽,他只需微微一低眼,就可以看见那凝望着自己数码兽的明亮眼眸。映照着湖水和篝火,让他忍不住紧张地闭住了呼吸。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闭住呼吸,但他也没多少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这只是那段过于仓促紧张的时光中的一个部分。在接踵而来的大事件中,他们被迫接受着一系列考验。猜疑,愤怒,绝望。就连阿武也开始缓慢成长,可他似乎还是停留在过去,望着那个前方指挥着的蓝色背影;年少的幼稚让他曾经嫉妒,不满,让他一度想要离开。

这个道理很简单,他应该长大,他并不需要什么英雄——如果非得要有的话,他倒是更希望自己成为英雄。

但是心里是这么想着,可是兜兜转转一圈过后,他又回到了太一身边。他握过那双因为恐惧而颤抖的手,也抱过那因为受了伤而更显瘦弱的身躯。所以当他再一次地站在太一身边的时候——令人惊奇的是,有关于那些对自己存在的否定和疑虑全都消失了。

战斗暴龙兽和钢铁加鲁鲁的光芒和谐的融合在一起,一道攻击后炸开弥漫的烟雾。大和望着那双明亮的褐色眼睛,脑子里刹那闪过一个困惑:如果不是英雄,那我需要的是什么?

我又需要太一成为我的什么?

 


伟大的冒险一度告一段落,他们又回归了普通的日常生活。偶尔,大和也只有在和太一光子郎聊天的时候,能从彼此的视线中窥见童年不为人知的辉煌。

他仍旧未放下过对自己存在的确定和追求。阿武日渐长大,有了自己的愿望和担当,而单亲生活的节奏也逐渐融入他日常的一部分,并且他也能理解父母之间无法修补的情感。上课学习,吃饭,聊天,练琴。他就像所有人一样,开始从过去中脱身出来,成为一个与他人无二的普通高中生。

可是他也清楚,在心底里,仍有那被扭曲的一部分隐隐追求这不安分的生活和冒险。比如他享受作为一个乐队歌手所带来的聚焦灯和目光,他愿意应付随之而来的焦虑,刺激和快节奏生活。

“那也是很正常的吧。”阿武在小光的生日宴会结束后,抱着甜点这么说道,“毕竟,我们还是不一样的啊。七岁的时候去了趟异世界,然后顺手拯救了下世界什么的——”

对面的小光咯咯地笑,太一在外面打电话,身上的训练服都没来及换下来。

阿武继续说道:“因为是英雄嘛,要是没有坏蛋的话,英雄多没意思啊。”

这的确是一句十分正确,但又让人听上去很不舒服的话。当时大和只是瞪了像是孔雀开屏一般惹小光开心的弟弟一眼,把这话就这样忽视过去了。可是,没想到几个月后一语成谶,数码世界被污染,阿尔法兽降临,人类世界又仓促地迎来了一次即将毁灭的厄运。

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梳理心中复杂的情感,就陷入了对太一的愤怒和焦虑之中。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危机来了,他们需要战斗,而不是傻傻呆站在一旁看着,害怕受伤。所以他又像是幼时那样开始愤怒的朝对方大吼,争吵,据理力争。然而他们已经不再是那直来直往的小孩子,可以一言不合打一顿再说——

桥下湖水映照着太一的眼眸,伴随着突兀的沉默,大和心头再一次弥漫起久违的恐惧和迷茫。

太一穿着校服,手掌边缘还沾着些许铅笔灰,或许是填写毕业志愿时候所留下的。脚底下踩着的是球鞋,一般这个时候,太一应该是去学校足球队监督队员们踢球的。没有护目镜,没有亚古兽,没有无所畏惧和闪闪发光的勇气徽章。

这个时候,大和才猛然发觉,他心中以为最渴望过去大冒险生活的,他们的领袖太一,竟然是过着最普通生活,拥有着最平淡想法的那个人。害怕别人受伤,顾虑着损失,为许许多多事情所担忧着的,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忽然冲上脑子的愤怒让大和握紧了拳头。

他已经不再需要一个英雄了。是的,他早已过了那个年纪。可是又为何觉得如此的失望和愤怒?

“人总是会变的。”

他忍不住对加布兽说道。

 


人总是会变的。这句话说的没错,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然后毕业,工作,结婚。就算是电影里的超级英雄,最开始也不过是个刚从监狱里出来,连女儿的抚养费都拿不出来的混蛋。说到底,区别不过是变得更好,或者变得更坏罢了。

可是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大和无法在确定地说出这句话。

他闭着着呼吸,抑制着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因为破坏力极强的光线切裂了地板和石块,将处在战争中心的他们与其他人隔绝开来。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安静的跪在废墟里,就像是很多年前面对小丑皇前夕那样弯下身子,抱着太一。

太一显然也想到了同样的过去,有些勉强的勾起嘴角说道:“我是不是该说……‘我知道你一定回来的?’恩,当初我是说的这句吗?”

“别说话。”大和声音轻地像是一声叹息,手摁着对方一处已经开始氧化而变黑的伤口,“别说话,西岛老师马上就会到了。”

太一艰难地呼吸了一下,听话地没再开口。可是当他闭上眼睛安静地靠在大和胸口时,大和却又开始觉得一阵阵不安:“太一?”

“恩?”

“别睡着。”

不远处又传来爆炸声,伴随着烟雾弥漫,一栋建筑物开始缓慢地倒下。太一睁开眼睛,望着奥米加兽的背影,说道:“阿和,你果然没有变啊。”

大和张了张嘴,一时间他想说的有很多。比如曾经在课间无聊看的那篇三四十页数据影响人类情感的论文,比如他心底作祟一般对刺激和惊险的期待,比如他对过去两人共同战斗的怀念。可是他最终,只是挤出一句:“……对不起。”

太一眨眨眼,有些愣神:“你……忽然道什么歉?我以为这是我的回合啊?”

大和瞥了一眼他腿上的伤口,皱起眉头。“是我以前把这件事想的太简单了。”他说道,“这里毕竟是人类世界,和数码世界……不一样。”

脆弱的人类并不是可以重新追回的数据,一旦打碎的花瓶无法复原,割裂的苹果无法完整。他知道这一点,他清楚这一点,却理所应当的忽视掉了;因为他们曾拯救了世界,他们明白和整个世界比起来,这样的损失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这么做是值得的。

值得的。

大和下意识的收紧了手臂。多年前过于年幼的他们并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由于数码世界的融合和干涉而引起的世界性灾难,人们死于洪水,风暴和冰雪。被吞噬的岛屿从地图上消失,一连串数字所代表的的人命如此单薄。

对,他们还是孩子。被破坏的机场,摩天轮,东京电视台。独立行政法人国立情报处理局的那些穿着黑衣西装的家伙,犹如收拾监督孩子玩闹后现场后的大人,远远的包围在不远处,减少损失,提供援助。

战斗着的他们,肩负着使命的他们。

直到真实地感受到后,直到真实的失去后,他们才会成长为大人。而在那之前,他们就会为了心中最单纯不过的东西所不停战斗下去。

“——你早就觉得这不对劲了,是吗?”大和忍不住问道,“我们这样……是不正常的。”

“在说什么啊阿和。”太一只是笑笑,“不要质疑你自己。你说的是对的,我们必须战斗。”

远处地形稍微平坦的地方已经开始隐隐约约出现黑西装的身影,烟雾也正慢慢散去,空气中又开始渐渐安静下来。

阿和忽然又开始感到愤怒,那愤怒夹杂着无能为力的痛苦,再一次地让他收紧了手臂:“战斗?可是你受伤了!”

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么他们的战斗又有什么意义?这不过是童年的投影,一次平淡无奇的经历。还尚未认识到责任如此沉重的他们,又怎么能保准自己不失手,又怎么可能去有勇气背负起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切?

太一似乎是因为他突如其来的怒气而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呃,是我不小心,只是伤了大腿而已……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阿和吼了一声,“要是你,万一你出了什么事,你有没有想过——”

他说不下去了;他甚至都不敢去想象,如果就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导致的鲁莽,使他们失去了太一,那后果会是怎么样的。在这一刻,这跪在废墟上,怀抱着差点失去的人,大和从未如此清晰的感受到过去和现在压在太一身上的担子。

“……你是我们的领导者。你是最坚强的那个。”大和有些混乱地说道,“你最好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否则的话,我们就真的要四分五裂了。”

“……阿和?”太一看着他,柔软的头发擦过他的胸口,带来一阵柔软的痒意。“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想说什么?他现在才明白:被人所期待的他们,也不是英雄,只是渴望成为英雄的孩子。

摇曳的灯火,前行的道路,坚强的背影,他以为这就是一个英雄所应该具有的全部。但不是,不是。八神太一并不是坚不可摧的;他是脆弱的,偶尔优柔寡断,拥有着一双明亮眼睛,却又充满了勇气的普通人类。

“……我该道歉。”大和喘了口气,缓缓地说道,“我之前说错了话。

他的价值,他的存在。在和太一并肩而立的时候,那一丝困惑都在此刻悄然褪了。

英雄战斗,是为了保护世界。而他所能做的,就是保护他的英雄。

 “没有变的人是你。”大和将他整个抱进怀中,闭上眼睛,轻声地唤道,“太一。”

这是属于他的英雄。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得很了。就像过去所经历过的那样,不再迷茫的他们,再一次有惊无险地拯救了世界。

只不过那天因为过于激烈的打斗而被波及,大腿被水泥刺穿的太一,最终还是损伤了肌肉,虽然日常行走不成问题,但是踢足球就成为了一个过于遥远的奢望了。

太一的反应还算缓和,沮丧了一阵子后就听从了西岛老师的建议,毕业后进入了那个名字特别长的机构,开始致力于和数码世界建立稳定的联系。而大和继续着自己的音乐事业,凭借着出色的外表和天赋,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成功。

结束了采访的大和站在便利店中,在自己有关的话题下找到了那张照片,确认存入了手机相册后收起手机。他挑了些肉和菜,在排队的时候为几个认出他来的粉丝签了名,好不容易脱身后走在回家路上,却在半路又开始飘起雪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太一看着他有些湿淋淋的发梢一个劲的抱怨:“都说了会下雪的啦怎么不拿伞出去”,然后把毛巾塞到他手里后就冲进浴室找电吹风去了。

阿和把手里的菜放在厨房的台子上,转头就看到餐桌上有一些摊开的文件。太一拿着电吹风出来了,把他摁在椅子上,打开开关拨弄起他的湿头发来。

温热的风和头发间穿梭的手指让他舒服的眯起眼睛,但他没忘记问一句:“桌上的那些是什么?”

“啊?”太一反应了一下,“哦,是最近和NASA合作的一个项目筹划,和数码兽一起上太空的。我觉得你可能会感兴趣,就拿回来了。”

大和挑了挑眉,伸手把文件拿到眼前:“你怎么知道我会感兴趣?”

“前两天你不是还说乐队里有些无聊嘛。”太一认真地吹着大和的头发,下意识的回答道,“反正你就喜欢这些刺激的东西,而且什么要求也很适合,所以就拿回来给你看看。”

阿和微微一愣。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多年前那个燃着篝火的夜晚,他低头看见褐发男孩目光柔和,像是映着粼粼湖水。

“——今天的采访,他们有问说,你心目中有自己的英雄吗?”阿和抬起手捉住太一握着电吹风的手,一字一字地问道,“太一,你有吗?”

太一奇怪地看着他:“这个问题不是问你的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和仍然很坚持,一副你不说我就不松手的姿势:“有吗?”

太一眨了眨眼,像是陷入了思考。电吹风依然呼呼地吹着,大和等得有些焦虑,好半天后才听见对方笑道:“恩,有哦。”

大和有些惊奇地睁大了眼睛:“是谁?”

“……三年前御台场最后一战,临出门时某个人抓住我的手认真地说‘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太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脸上微微有些泛红,但是仍然笑得很开心,“我当时就在想,唔哇——这个人简直太帅了,紧张害怕什么的一瞬间全都跑掉了。而且最后奥米加兽最后一击的时候,也是因为有这个人在,所以我才能放开手的去下令。”

大和愣愣地抓着对方的手,那双明亮的眼睛中映出自己的身影,他只觉得心脏热得发烫。

“——他就是我的英雄哦。”

 



End



----------------------------------

本来只想写写对第一部和tri的个人理解什么的,结果到写到最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了orz

看tri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太一好可爱!好棒!好帅!

另外感谢群里姑娘们的活跃。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竟然会有产出,看在我还有那么多坑的份儿上——

恩这篇文的意思就是,太一认为阿和是可以依靠的人,而阿和认为太一是需要保护的人。两个人都是彼此的英雄。

恩我满脑子污却写出了这么纯情的东西。果然写文真是一个奇妙的过程啊orz



评论(36)
热度(339)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