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血与火/Blood and Fire(萨路)



首先,这是给op第二大弟控萨博二舅子的生日贺文!不知接下来的日子你是否会撺掇第一的位置x

在AO3上找文看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这个,爽得我简直要从床上掉下去。找作者姑娘要了授权,回复得超快啊!

人生中第一次翻文贡献给了萨路嘿嘿嘿。有很多词不达意,语句混乱的地方,都是我的错,我的错QAQ

虽然本意是给萨二哥庆生文,但一边在翻的时候一边想:我真是满满的恶意啊orz

不过我还是很爱二哥的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生日那天应该还有两个温馨的短篇会放出来w

 

Blood and Fire

By:raftelcalling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14942?view_adult=true

Warning:暴力血腥注意!病娇外加黑化萨博注意!(手动高亮!)

Summary:萨博不喜欢那些在他背后诋毁他心爱弟弟的家伙。





  萨博叹息,同时无聊地翻弄着自己的手掌,努力地想要摆脱昏沉的睡意。现在是傍晚,在新世界无数座岛屿的其中一个,他正处于一种难以置信的闲置状态中。在这个地方,没有人会去主动挑起事端,也没有人会非议政局。就连吧台后的酒保都没有什么想要说话的念头。


  所有的客人都挤在这间狭小的餐馆里,谈论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角落里坐着的他。


  无聊透顶。


  萨博想到。他现在坐在一个双人桌上,手边的食物基本没动;他在等人。


  他其实并不介意等人,他只是觉得……等待的这段时间太漫长,又太无聊。


  萨博眨了眨眼,在手上点燃了一小簇火焰。然后他让火舌从他每个手指上滚过,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只小小的火妖精,或者别的什么奇怪戏法。


  他以前认为恶魔果实的力量很难适应,但实际上,那还好。他是说,至少他大多数时间里不会再体验到疼痛了。他的确是不能游泳了,可除了这个,适应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对于他这种自然系能力者,唯一要做的就是重新认识自己的身体。


  时隔22年,再一次的。


  他垂下眼,无聊地盯着自己的手掌。现在他就好似被重新塞回过去14岁的身体之中——不过,就算是青春期,他都未曾像这般躁动不安过。


  此刻火焰猛地蹿高,吞掉了他的整个手掌。萨博听见身后桌子上有人倒抽冷气,于是他很快灭掉了手上的火焰。


  接着,他听见一个粗劣的声音朝背后咆哮起来:“真是见鬼,我以为那个使火的狗娘养的早就死了。”萨博拧起眉头,但同时,一个微小却带着些许满意的弧度浮现在他的嘴角。


  “你该死的什么意思?”他反问回去,慢慢地转过身去。


  那个男人直起身子,拳头在腿边紧握,露出的牙齿又黄又脏。一个空酒瓶从他们面前滚过,即便萨博坐在座位上不动,都能闻到那男人皮肤上混杂着汗,酒精和干涸血液的味道。


  男人看上去像是一个海军士兵。他穿着白色的制服,不过袖子被扯掉,露出粗壮的手臂。萨博能看到这家伙衣服上发黄的污渍。如果他真的是个海军,那么一定是个等级很低,并且在军中混得很不如意的海军。


  萨博继续盯着那男人。对方很高,有着宽阔的肩膀和一张胡子拉渣的脸。他的嘴唇和鼻子和笼罩在双眼上的阴影一样,泛着极其不健康的颜色。


  看上去就是个传统意义上的酒鬼和混蛋。


  萨博嘴角的弧度加深,这让他的脸看上去有一半浸透在黑暗里。啊哈,他会很乐意把这样的家伙变成一堆肉泥……


  “你得到了恶魔之力,还是在玩儿别的鬼花样?我记得那个火拳什么的两年前就死了!”男人一边说,一边大笑着,“我就在那儿,亲眼看到他胸前开了个大洞!真是相符的失败者的死法——”


  萨博感到血液正在沸腾,但他仍然保持了安静。


  艾斯才不会乐意看到他为了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情而生气。


  他把眼睛微微眯起。这个时候,周围有其他声音开始嗡嗡作响。


  “嘿,他弟弟是不是也是个海贼?”


  “那个曾经闯入大监狱推进城的家伙?我听说他在那场战斗中已经死了……”


  “我见过他一次。他和他的船员简直就是你不可想象的的疯子。感谢老天他们玩蛋了,我真不想见到他第二次。他最好是死了……”


  那个站在萨博眼前的男人开始把手指节捏的咔吱咔吱作响。萨博面无表情地把脸转回来,重新把注意力放到对面。


  “你没见过吗,金发男?他为他弟弟而死了;为了那个懦夫。不管那家伙现在在哪儿,他迟早都是要死的,就像他哥哥那样,落得一个难看的死法——”


  萨博甚至都不需要用他的能力,直接拳头狠狠地揍向男人的下巴。他如此用力,以至于他能感到骨头在他的指节下破碎,像树木折断那般发出响声。痛苦的尖叫伴随着血和断裂的牙齿四处飞溅。


  “该死!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其他客人愤怒地叫起来,其中有一些是海军。很快萨博就被这一群穿白制服的酒鬼们围住了;一排步枪指着他,还接连不断地响起各种恐吓和咒骂的语句。


  萨博咧嘴而笑。他毫不在意地蹲下身子,看着刚刚他揍了一拳的男人——对方正以无比恐惧的目光望着他。更多的血源源不断地从他嘴里流出来,如果这家伙下巴没有被打碎的话,萨博觉得这家伙会开口恳求他,或者继续咒骂他。但这不重要。


  他缓慢地将拇指和中指放在那家伙的太阳穴后。恐惧和呼吸混杂在一起,他无动于衷。


  “我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诋毁我的兄弟。”萨博一字一字地说。从始自终,嘴角的笑意未曾退去。


  一个男人愤怒地朝他喊:“别转移话题!”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开枪。


  “哦天哪,他是草帽的兄弟?那个革命军里的家伙!我见过他的脸……”另外一个声音紧接着颤抖地响起。


  “听到了吗?你的朋友知道我是谁。”萨博继续对地上的那家伙说道,“但你侮辱了我的兄弟,所以我现在要杀了你。”


  然后,他慢慢地勾起手指。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萨博能清晰地看到男人的眼球越来越凸出,尖叫也越来越惨烈。心脏在胸膛里剧烈地跳动,但他仍然不紧不慢地完成这一切;他的手指刺进皮肤,穿透大脑,并将头骨捏碎成一团沾着血肉脑浆的混合物。至于男人脑袋里其他剩下的部分,都在他抽手的时候纷纷掉落在地面上。


  人群开始发出惨叫,他们在前所未有的恐惧中颤抖。有一个人甚至吐了。但萨博享受这个,至少他现在不再觉得无聊了。


  “现在就很有趣了。”萨博微笑。其他人用极度恐惧和害怕的眼神盯着他,不顾一切地开枪了。子弹穿过他的身体,留下几个火焰漩涡;这些乡巴佬无法伤害他分毫,而他,会像一个魔鬼那样,将这里的每一个,每一个人送进地狱的大门。


  “我本来会让你们走,但你们侮辱了我兄弟。如果我有什么讨厌的事情——”萨博咧嘴笑着,点燃了他的右手,“如果这世上有什么是我唯一痛恨的事情,那就是有人侮辱我的弟弟。所以,我得送你们所有人去死。”


  一个小时后,萨博坐回他的桌子旁。烧焦的海军尸体四散在餐馆地板上,有些事活活被烧死了,有些在被烧焦前就已经死了。但至少萨博确保自己在捏碎他们的头骨前,把他们的四肢骨骼都打碎了。这样,他们就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有条不紊地做着一切;血从眼窝中汩汩流出,他的手指穿透脑袋,露出来的部分就像是沾满血的蛆。


  他整个人如浴血中。但在这儿已经没有人会指出这一点。


  萨博把染血的外套脱掉,这时,他听见外面有脚步声。


  “萨博?”他听见路飞有些惊恐的声音。他抬头望向对方;路飞,他的弟弟,一如既往的迟到了——正站在入口的地方,盯着被尸体鲜血染红的地板。


  “嗨,路飞。”萨博开心的笑起来,走向对方。


  路飞有些激动地看着他:“发生了什么?你没事吗?”


  “当然没事。我只是给这些混蛋上一节课。”萨博微笑着说。


  路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他转身,迈开步子朝门外走去。


  “你在生我的气吗?”萨博追问道,开始有些担忧了。


  “不……”


  “但你不开心。”


  “恩。因为你把他们都杀了。”


  “那是他们应得的。”


  路飞抬起头望着他。萨博对他微笑,趋步贴近时微微弄乱了服帖的头发。


  “嘘,别再想这件事了好吗?”他安慰道,“我可是很期待见到你。难道你见到我不开心吗?”


  路飞立刻点了点头。然后他就被扯进一个怀抱里。萨博欣喜地用自己的手臂紧紧环绕着那单薄的身躯,他能感到温热有力的心脏在他手指下跳跃。老天。他忍不住想到;他那么爱路飞……他可以为了深爱的弟弟做任何事。为了路飞,他可以杀掉任何人。


  “我很想你,路飞。”萨博喃喃道。


  “我也很想你。”


  萨博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他把怀里的人再次抱紧了些,就像是不愿让人就这么快离开似的。他还没有向这样在他的兄弟身旁呆这么长的时间,他是如此渴望着弥补他过去错过的时间;这是作为兄长的职责,不对吗?他会一直注视着路飞,一直站在他的身后;他会一直,一直保护他和他的朋友。


  然后,他会帮助路飞成为这片海上的王者。


  就为了这个,他不在乎去杀什么人,也不在乎要杀多少。


  这时路飞这时候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又踮起脚,在他的下巴上烙下一个吻。萨博嘴角的微笑慢慢地扩大。


  “我爱你,萨博。”他清晰地,缓慢的说。


  “我也爱你,路飞。”萨博低声叹息,手轻轻抚上弟弟的脸颊。他的手指仍旧是深红的,沾着那些被他折磨至死的家伙的血。“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萨博再次将路飞拥入怀中。他如今站在路飞的身后,没有任何人能将再次他的兄弟夺走。他最爱的弟弟。无论是谁妄图带走他,都会失去手臂;无论是谁想要伤害他,都会死于非命;无论是谁用肮脏的嘴说出他的名字,都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谁用下流的眼神看他,都会只剩下空空的眼眶;无论是谁侮辱他,最终都会被活活烧死。


  路飞是他的弟弟。唯一的。他的……


  萨博低下头,亲吻路飞的额头。垂下的发丝遮住他唇边的勾起弧度。


  是永远属于他的。

 

 

End


评论(3)
热度(97)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