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冷战组】琼斯信札(1)

二战到冷战时期阿尔弗雷德的自述。全员向国设,无cp主冷战组。

再次燃起了对历史的熊熊热情,但是无奈能力有限,现学现卖,如很多与历史有出入的地方请谅解。每一封信对应一个历史事件,能写多少是多少吧。跪求大家的留言嘤嘤嘤……

第一章就写的我很卡,而且基本只有背景没有露露,大家凑合着当做复习历史吧(然而我也不造自己说的对不对orz


献给那些为了和平而奋斗过的理想家们,是他们的努力,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必往他那里去,他却不能使我回这里来。”

 

 


1941年8月13日

  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头。Hero我需要一个帅气的总起和概括,用上一句乔治①的“在每个国家,知识都是公共幸福的最可靠的基础”之类的话语。但我很快就想到,这是一封不会有人去阅读的信,所以我就放弃了追寻这样的句子。

  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当然,这个名字并不重要;除了那几个欧洲的家伙,基本不会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的身份也很少有人知道……你看过共济会那些家伙坐在一起讨论事情吗?我的身份意义在每一个美国总统按着圣经宣誓就任的时候,就像那句“Great is the Master of Ma’at ,Great is thespirit of Ma’at ”②一样被传递下去。那当然很酷,除去其中有几个家伙像是傻瓜一样呆滞的表情外,我挺喜欢这个过程的。那让我感觉到自己还存在。

  我以前从来没有打算过要写信,甚至都没有给亚瑟写过。因为这种行为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做;身子佝偻地俯在书桌前,夜深人静,一句一句地写下这些词句。好像在追悼已经逝去的辉煌。在这里,为了不被当成盎格鲁-撒克逊人那种保守固执的样子,我必须要郑重声明,我不是为了追忆;我是为了记叙。

  记叙真相;你可以这么说。但你不会看到,因为我写完就会把这张纸丢进壁炉里烧掉。

  说实话,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考虑到我的身份。但时代不同了,德国的战争机器势不可挡。我能听到,我也能感受得到;那种从亚欧大陆上汇聚而来,寻求自由和存活的嘶吼远比1861年那个时候更加令人头疼。

  再来,富兰克林③打从七月份来就陷入一种相当不安的情绪。纳粹对苏联的战线几乎和欧洲一样长,基辅已经陷落,三分之二的红军空军被摧毁。他信誓旦旦地跟我说,苏联肯定撑不过四个星期,他现在正忧心忡忡到底斯大林会不会和希特勒签订合约。

  所以我现在正处于阿金夏海湾的军舰上,我没看见亚瑟,我只看见了肚子里面像是塞了酒桶一样的英国首相。他走过来和富兰克林握手,嘴边挂着微笑;他看起来就像是在下午五六点坐在纽约街头咖啡店里的老爷爷。

  丘吉尔带着渴望和目的而来,他希望我们参战,并且在某些方面上怀着和温斯顿一样的担忧。会议冗长又枯燥,我没有那个耐心一直看下去;而且说真的,军舰上的咖啡真的太难喝了。

  不过,富兰克林在一天结束后拿了草拟的宪章给我看,他坐在房间里抽着烟,调侃丘吉尔是个老保守派;没错,就是那个样,我很是赞同。然后他又说起一战,那场被英国拖入的并让我们损失太多的战场。

  “他的首要任务是让英国挺过这场战争,无可非议,他是个完美的战时首相。但战后英国还会归他管吗?没个准话。”富兰克林慢吞吞地说,“我得跟他说清楚,我们不会傻乎乎地做个乐天派,去帮助他们然后不求回报。”

  富兰克林展开手掌:“我不会帮助英国。你知道,我总是很讨厌帝国主义那一套。大英帝国日落西山,他们得归还殖民地的民主,然后承诺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这是我们的未来,这是世界的未来。”

  我知道他要什么,我也知道在没隔多远的威尔士亲王号上的丘吉尔也一定意识到了这点。我们的慷慨,是建立在他们的衰落之上的。

  虽然乔治的孤立主义仍是高悬在所有人耳边。但现在是非常时期,而正如他夫人所说的,富兰克林也是非常时期的总统。他看着我,眼睛里倒映出雪茄的光;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正在展示给我他所设想的未来世界蓝图。

  这很好。我说。

  “你记得西班牙的内战④吗?我们什么都没干,甚至给纳粹提供武器。我很后悔那件事,我在议会上说我们将自食其果;看看,这就是结果,这就是现在的欧洲。”

  希特勒绝不满足于欧洲。我点头,你清楚这个。

  “我们2800名志愿者奔赴西班牙,1000多人长眠异乡。”富兰克林长长地呼了口气,“你知道苏联做的比我们多。虽然杜鲁门⑤那家伙说的都是屁话,可是国会里这么想的人一点都不少;不过现在,战火终于烧到了眉头,我们还是得选一个;纳粹,还是共产主义者?”

  我没有再说话。于是富兰克林继续说了下去:“如果我打破了华盛顿总统的信条和上任时对选民的承诺,你会指责我吗?”他顿了顿,“如果我要将你再次拖入这血海之中,你会责怪我吗?”

  他看起来又像那个刚刚上任的新总统了。在面对所有国民坚强和乐观的外表下,在新政执行的深夜,也会摩挲着残疾的腿在白宫的办公室里眺望远方。

  为什么要问我呢?我反问他。你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

  富兰克林沉默了一会儿,攥着腿上的礼帽,朝我弯了弯身子。目送着他的身子慢慢消失在房门后面,我没有丝毫困意。海浪像是血液一样在我身体里汩汩流动,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亚瑟那家伙没有出席这次会议。他或许是逃避,或许是难以面对,因为他即将输给这些雄心勃勃的理想家们,也即将输给这残酷而血腥的战争世界。

  我扫了一眼书桌上的国会报告书,富兰克林计划在下一次的大会上推动对苏联进行援助的议案,亨利⑥的批注认真的扫过总统的每一句话。对此我并不惊讶,我唯一有些在意的,是另一份来自爱因斯坦的书信,以及与之相关的正在对陆军部起草的一份总统指令⑦。

  但在这个海上的夜晚里,所有的这些都不重要起来,那些在我耳边回响的爆炸和哭泣似乎只是海浪的幻影。我觉得我今晚是不会睡着了,便展开纸和笔,把这些记下来。我写得很快,为了准确的描述记忆;但同时,我也不能保证我的记忆百分之百准确。

  可我仍然写到了这里。为了每一个在战场上奋战并死去的士兵,为了每一个叫嚣着进攻和前进的该死将领,为了每一个对世界局势茫然不知的美国公民。哪怕只有壁炉里的火知道我在说什么。

  天佑美利坚。

 


————————————————————————————

  1. 乔治.华盛顿。美利坚合众国首位总统。后面一句话是他的名言

  2. 这句话原为Ma’at-beb-men-aa,Ma’at-ba-ma”。这是古埃及语,意为:伟大的是真理的主人,伟大的是公正的灵魂。是共济会成员加入时宣誓的话语。

  3. 富兰克林.罗斯福,美国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统。1941年8月,他和英首相丘吉尔会于军舰上,并发表联合新闻公报,宣布《大西洋宪章》,包括民族自决、扩大经济机会、消除恐惧与匮乏、海上自由、裁军等内容。这是联合国宪章的前身。

  4. 1936年7月西班牙内战爆发,殖民军首领佛朗哥发动叛乱,反对人民阵线政府。西班牙人民奋起反击叛军。德、意法西斯公然对西班牙进行武装干涉。他们出动飞机将叛军从摩洛哥运往西班牙,还运输武器、弹药,后又派干涉军。英法德意苏等27国签订了“不干涉”西班牙内战的协定,禁止向西班牙运送武器,禁止西班牙购买的武器过境。美国国会则于1937年1月通过决议,把“中立法”扩大到西班牙内战双方,不向双方出售武器。此时50多个国家的进步人士和共产党人组成了“国际纵队”,到西班牙同共和国军民并肩作战。但由于各种原因,共和军最后还是失败了,独裁者获得胜利。

  5. 哈里.杜鲁门。后来接任罗斯福的下一任美国总统。在于对德国侵略苏联的问题上,还是议员的他曾发表言论:“如果德国要赢了,那我们就应该去帮助苏联。要是苏联即将赢了,那就应该帮助德国,那样才能让他们尽可能的互相残杀。”

  6. 亨利.华莱士。富兰克林·罗斯福时期曾任美国农业部长、美国副总统杜鲁门时期任商务部长

  7. 这里指的是未来的曼哈顿计划。


评论(14)
热度(61)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