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露米】阁楼上的男人

简短的群作业。

年龄操作。

中学生露x成年房客米

有偷窥,NTR,背德,性爱等元素出现。慎入。

 

 

 



伊万记得琼斯。

  

 

琼斯是一位来自别的城市的房客。在一天夜里敲开旅馆的门,进来的时候雨水顺着裤腿往下滴,在大厅留下一团水渍。母亲担忧的惊叫,给他拿来干燥的毛毯和热咖啡,而男人用生涩的俄语道谢。

伊万顺从母亲的吩咐,把阁楼上房间的钥匙递给他,问道:“你从哪里来?”

  “我来自爱荷华,宝贝。”

那人说道,灯光下的睫毛微微颤抖。

 


爱荷华是拥有成片麦田的干燥城市;金色在下,蓝色在上。

但琼斯身上却混杂着烟味,香水还有雨水残留的潮湿气息。他从不会早起,中午的时候会下来吃饭,赤裸的脚踩在木地板上,挽起的裤腿露出一圈线条分明的脚踝。下午他会呆在房间里,晚上就拿上一把伞出门,半夜才回来。外套吸了潮气,沉沉地压在肩膀上,总会使男人的影子佝偻地洒在伊万所能看到的,院子前面的空地上。

有时候吃完饭后,琼斯也会坐在院子里打瞌睡,腿上搁着一本厚厚的书。

“你在看什么?”伊万尝试着用英语与他交谈,“你是作家吗?”

琼斯冲他笑:“不,我不是——我都快穷得没钱给你母亲交房费啦。”

“但你晚上总是出去,去玛丽莲那里,不是吗?”

玛丽莲是他们镇上的酒吧,他曾经和同学去过一次;那是白天,他们只敢远远地站在外面看一眼,人们都穿着好看的衣服,亮丽的唇彩压在高脚杯的边缘上。

“哈啊,坏小伙子。”琼斯笑他,“这对你来说太早啦,但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布拉金斯基夫人的。”

他不小了。伊万想到。即便他没有真的进去过,他也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人们会喝醉,彼此亲吻,就像是班上的安娜对他做的那样。

安娜的头发蹭着他的鼻子,他只觉得痒,甚至都不记得女孩子的嘴唇是什么味道。

 


没下雨的那天晚上,琼斯带回来一个女孩。他与旅馆的过道里同伴道别,然后搂着女孩上楼。他们在楼道亲吻,女孩用涂满红色的指甲撩起男人皱巴巴的衬衫,露出下面一节赤裸的腰身。然后腰微微弯下去,皮肤上的线条蔓延至衣物掩盖的深处。

伊万在门后面闭住呼吸,而琼斯与女孩拥吻着,喘息和嘴唇磨蹭的水声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里。两个人很快离开了楼梯,回到了房间——伊万也坐回自己的床上,想象着他们倒在同样柔软的床铺上,躯体相交。

他把自己扔进作业和学校的琐事里,假装家里旅馆的阁楼上没有一个男人住着。

但两天后,他又在院子里看见琼斯。皱巴巴的衬衫,下摆一半塞进牛仔裤里,一半可怜兮兮地在外面晃着。男人蹲在那里,看见他走进后把什么东西扔在了地上。

大概是烟。

“你今天没有看书。”

“是啊,上本书看完啦。”

“讲了什么样的故事?”

“一个男人,还有一个女孩……我不是很喜欢那种类型的。”琼斯拉过椅子来坐下了。伊万注意到他的扣子解开最上面的两颗,弯下腰的时候,露出脖子后面藏在衣物下面的一小块柔软的弧度。

金色的。他忍不住想到。看上去像是到了一层凝固的蜂蜜。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冒险啊,悬疑啊,侦探啊。”琼斯回答道,蓝色的眼睛望向他,“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书?”

伊万愣了一下,显得有些局促:“我没有特别喜欢的……”

琼斯挑了挑眉,笑意几乎要从眉眼中满溢出来:“可是你看上去很像是会读书的人——我不是说书呆子。”他忽然压低了声音,俄语从舌尖上滚出,“你有很漂亮的头发,还有丝绒一样的眼睛……你坐在那里看书,就像是一幅画一样。”

伊万觉得喉咙发干。“在哪里?”他问道。

“这里,大厅里,房间里。”琼斯抿了下嘴唇,“很多地方。”

“那你呢?”伊万轻轻地,语气中带了一丝梦幻,“你喜欢哪个地方?”

琼斯没有回答。他重新站起身子,点了一根烟,从他身边走过了。

 


伊万忽然发现自己想念亲吻的味道;女孩的嘴唇,柔软像是樱桃和蜂蜜。

安娜——她或许正是我的菜;他这么思忖,答应了和安娜的交往。

女孩欣喜若狂,对着她每一个好友宣告这件事。他便从此以后每天都和安娜一起吃饭,一起去操场跑步,然后放学回家;路途总是漫长极了,沉默总是横跨两人之间,无奈他却总是找不到话题。

安娜似乎看出了他的紧张,开口问他:“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有关于琼斯的事情在他的舌头上绕了一圈,最终被吞下去了。

女孩也不气恼,继续说道:“那,明天晚上的派对,你会来吗?”

女孩泛红的脸颊就像是点缀着焦糖的苹果派,在他点头之后,他尝到了带着甜味儿的亲吻。

“喜欢吗?”

“喜欢。”他回答道。可他又觉得太甜了。

回到家里,他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英文书。可直到旅馆的门关上,琼斯都没有出现。

 


夜晚的街道浸透在潮湿与冰冷里,伊万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但好消息是,他终于搞清楚了琼斯那天看的是什么书——他朋友父亲的书房里,正好有一本名字一样的书籍。

他们几个男孩有些紧张地打开来看,磕磕巴巴地读了一些。他很快觉得是自己啤酒喝多了,头晕晕的,推搡着和安娜以外的女孩接吻了都意识不到。

那些色彩斑斓,汽车旅馆中皮肤与红唇交杂的画面顽固地留在伊万的脑海里。他迈着沉重的步子挪上楼梯,换上睡衣,坐在自己的房间上沉默半响,终于鼓起勇气走上楼梯。

阁楼就在他眼前,他有一瞬间期待着琼斯能推门出来。然后他们能够谈谈那本书,以及和女孩子亲吻的诀窍。

雨点打在窗檐上,他靠近了门口,却发现门没有锁;里面传来细微地声响。

又是上次的女孩?他猜测着,靠近门缝。

可他猜错了,在那张与他相似的床上,交缠的声影发出的是疼痛的喘息。那不是柔软又甜得发腻的东西,因为琼斯仰起脖子,手指抓着身上人的背部,像是溺水般地挣扎。他看上去很疼,喉咙里如同含着什么东西一样,压抑着,颤抖着,近似抽泣。

伊万从来没想过男人也可以发出这样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几乎都要窒息了;和门那边地琼斯一样。

另外一个人是如此的高大,汗水顺着银发淌下来,划过健壮的手臂;男人轻易地就攥住了琼斯的脚踝,手指掐住了那扭动的腰身。他掌握着那些流畅的,美妙的线条,只要轻轻地拨动,琼斯就会如他所愿一般发出声音。

那人沙哑地嘟囔着些什么,而琼斯挣扎着逃离,却又被按着抓回来。手指在皮肤上留下发红的印记,床单上洇出水渍,空气潮湿得几乎要蒸腾起淡淡的雾气。

金色的,蓝色的,红色的。

另外一个人开始说话,这次伊万听清楚了:“喜欢吗?”

 “……喜,喜欢。”琼斯开始哭泣。

男人掰起他的下巴,舌头伸进他的嘴唇里;那一点点的舌尖是红色的,透明的水滴落在皮肤上。琼斯的蓝色眼睛朦胧成一片,然后最终焦距在门后最后一点上。

伊万终于落荒而逃。

 




tbc。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文




评论(6)
热度(131)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