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露米】肉夹馍与酒

全员武侠AU,露米主,恶搞。

全他妈都是脑补,私设多如狗,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出这个东西来。

反正都是段子,不甜不要钱。

估计是没有下文了,呵呵。



 


当今武林盟主雷琼斯喜欢吃肉夹馍。

这件事天下人都晓得的;因为当年盟主满月酒的时候,上届盟主宴请天下豪杰。说到满月酒,就要抓阄,于是当时屁大点儿的盟主不要金银财宝,武林秘籍,爬到桌旁一个人怀里抢了个肉夹馍来。

天下豪杰目瞪口呆。这这这拿了个吃的,未来是要当厨子?不不不厨子也就算了,怎么还抢人东西呢?

抢了就算了,还吧唧吧唧吃上了。但孩子多小啊,吃了就噎住,也消化不了,结果第二天就生病,闹得个鸡飞狗跳的。

但是咱们盟主是多么坚强一个人呀,完全没有任何童年大病三天三夜的阴影,反而越挫越勇,成年后甚至到了一顿没肉夹馍就不行的痴迷。

不过,有一点是天下人不晓得的,那就是盟主喜欢吃的肉夹馍比较特别,不是一般的羊肉馅儿的,最差也要猪肉,一般是牛肉,牛肉里还要夹片菜叶子。

所以有很多想要毒盟主的坏蛋总是失手,因为他们送过来的肉夹馍都是假的肉夹馍。

这么重要的,有关江湖安定的信息是谁守护的呢?

是魔教教主布伊万。

对,就是在满月酒上被盟主抢了肉夹馍的那个人。



说起魔教教主布伊万,啊呀,那也是个传奇。

乍看去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顶着一张娃娃脸还常常笑;但他当年去参加盟主满月酒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了。

盟主曾评价:“一头白发,还那么年轻,肯定是练了什么妖术。”

天下都不知道他到底多少岁,也不知道他武功有多么深厚。想当年天下第一剑客普基伯找他单挑,把这位剑客打得落花流水差点没哭着滚下山来。但刚滚下山没多久,又被教主拎了回来,说你打坏了我的房间,得打工赔钱。

剑客在山上带了三年,最后还是剑客他弟普路德去抱了盟主的大腿,盟主提着剑上了山,把人带了回来。

从此盟主名声大噪。

说书的人讲到这段历史的时候都是唾沫星子横飞:咱们英俊帅气的盟主一剑过去,就把那墙劈成两半,拽着剑客腾空而起,刷刷刷飞起几下就成功脱困。瞧瞧那轻功!瞧瞧那魄力!武林振兴是有大大的希望呀!

有人在下面举手发问了:那教主怎么不要盟主赔钱呀?

说书人顿了一下,愣是没答上来。盟主哪有钱啊!钱都花在肉夹馍上了,有时候没钱还得四处找人借,特别可怜。

然后就听见后头有个声音回答道:他舍不得呀。

大家回头一看,一个二十出头的娃娃脸青年笑眯眯地坐在后头,脖子围了个围巾,手里还提了个圆溜细长的木条——不是杀人无形,武功盖世的魔教教主,还能是谁?呼啦一声,人们尖叫着从酒楼里跑掉了。

教主还坐在空荡荡的阁楼里,摸了摸下巴。心里想起多年前满月酒上那个白乎乎软绵绵的团子,在桌上滚着滚着,就滚进了他怀里。他随手一捞,鼻尖都是淡淡的奶香。

我给你一个肉夹馍,你把自己卖给我咯。

魔教教主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武林盟主可穷了,穷到什么地步呢?

眼睛生来就不好,从西域买了个玻璃镜片戴在鼻梁上,东西就能看清楚了。但有天和教主打架的时候弄坏了,没钱补。戴出来难看,所以就收起来了。

结果在街上走了一圈,总是看到有人朝他打招呼:“这不是做糖人的马修呀,啊呀,多久不见,怎么胖啦?”

你才胖呀!恼羞成怒的盟主撸袖子把人打了一顿。武林盟主不能随便打人的!但他一边打一边想,不碍事,反正是他兄弟的锅。

人打完了,可是财政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盟主十分焦急。

要不去帮兄弟卖糖人去?

哎,但他兄弟正业是买糖人,副业是做杀手,这糖人卖的一点都不好,所以就喜欢往杀的对象屋里隔糖人,说当是推销。一来二去,除了送小孩子,根本卖不出去,最后就着包子一咕噜全送他肚子里了。

那找他表哥,前武林盟主柯亚瑟去要?

不成,就是上次和魔教教主打架的时候不小心波及了他表哥的房产,把他表哥的花园踩烂了,还打坏了好几个上好的瓷器。他表哥当场就把自己刚做出来的饭塞他嘴里了;教主脚下抹油立马就跑,而他可怜兮兮的在床上躺了三天。

坐在街边苦思冥想半天,盟主叹了口气:哎,算了算了,他还是去京城找皇上要钱吧。



若说全天下谁最有钱,谁最不愁钱花,那肯定就是皇上了。

当今圣上名叫王耀。王八的王,不要脸的——啊不,荣耀的耀。

盟主乐呵呵地翻墙进了紫禁城,绕开乱七八糟的大内侍卫,在寝宫里逮着了皇上。

寝宫里点着灯,皇上在灯下读折子,折子长长的,从天子龙案上一直摊到地板上。

盟主搓了搓手,就说道:我眼镜坏了,皇上你心系黎民百姓,借我点儿钱呗。

皇上脸都不抬,指了指那长长的折子:看到没,这是你欠朕的钱。

盟主低头一看,脸就黑了:好家伙,你连我借你一个铜板买个包子的事儿都记着!

你懂什么?不勤俭节约怎么治国平天下!

盟主看着那张和教主一般年轻却诡异莫测其年龄的脸,心想自己怎么就没早日弑君呢?

这边皇帝慢悠悠地把折子收了收。你要朕借你钱也可以,但你得为朕办一件事。

什么事?

哎,那本田菊,大概又要造反啦。

天下谁人不知堂堂左丞相本田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长得是玉树临风温文尔雅,写的是治国安邦之策。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兴趣爱好;别人喜爱美人美酒美玉,而他呢,就喜欢造反。

盟主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怎么又造反!上个月不是刚来过一次吗!

这次他要闹个大的嘛。皇上叹气。找了那天下第一剑客的弟弟和天下酒楼的掌柜费里西,打算从江南开始反呀。

盟主不是很懂,找普路德是挺靠谱的,但是找那天下酒楼的饭桶掌柜有啥子用?

打仗,总是要吃饭呀。皇上靠谱地解释道。

靠谱个蛋蛋,要是早靠谱,你能不能就早点把这个一个月一小造反,两个月一大反的乱臣贼子给砍了?

不成不成啊!皇上拧起眉头。要把他砍了,谁陪朕唠嗑?谁给朕赚钱?谁给朕压迫?

他怎么就没造反成功把你砍了呢?

皇上一挥袖子:雷琼斯,废话少说,你还想不想要钱啦!

要要要,好好好,不就是一个本田菊么,肯定能给你抓着送回紫禁城。

皇上这才放下心来,往龙案下掏了掏,准备借盟主钱。天子多有钱啊,指不定给他点金条或者玉石珍珠啥的呢!

盟主高兴地伸着爪子,看见九五之尊伸出手来,往他手掌心里放了——

两个铜板。

盟主看着那铜板上亮晶晶油腻腻疑似包子上的油,心想,算了,我还是弑君吧。


评论(10)
热度(137)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