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冷战组】迷宫之人/Man In Maze(3)

西部世界AU,私设和ooc有。

大量血腥暴力场景,角色死亡情节警告。

过程曲折,但大家要相信我,这本质上是个HE的恋爱故事。






3.


阿尔弗雷德再次醒来的时候,听到男人在不远处和女人争执。

男人名叫伊万,旁边那个漂亮女人是他的妹妹,名字叫做娜塔莎。他们两个人是被镇上的老警长拜托了后,才来到荒原中追寻通缉犯汉尼斯•伍迪的下落的。老警长还派了一个年轻人来给他们带路;这个年轻人阿尔弗雷德是认识的,因为他经常看到那个年轻人在警局里帮忙。

伊万和他妹妹在争执有关于阿尔弗雷德的去留问题;伊万想要把他送回镇上医治,但年轻人说如果他们这时候回头,就抓不到汉尼斯•伍迪了。所以娜塔莎想要把他丢下。

他们争执了很久,阿尔弗雷德模模糊糊地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小心翼翼地坐起身子,抓起盖在身上的大衣想要站起来,一抬头却正好看到伊万坐在晚上争执的那处石头上,望着橙黄色的天空。

其他两个人还在睡,阿尔弗雷德没有惊动他们,而是朝伊万走去,伸手把大衣搭在对方的肩膀上。

“你醒了?感觉如何?”伊万抓住大衣,一回头看到了他,脸上挂上了惊喜的笑容,“他说子弹还好只是擦过你的肚子,要不你就极有可能失血过多。”

阿尔弗雷德朝他笑了笑:“谢谢你们救了我。”

伊万摇了摇头:“我们只是走在山路上,就看见一匹马跑过来,上面是晕倒的你,手里还抱着那个——女孩。”

“你们把艾米莉葬在了什么地方?”

伊万抬起手,指了指栓马旁边的一棵树木:“在那下面。”

阿尔弗雷德再次朝他道谢,接着便缓慢地走到那颗孤独的树木下。地上鼓起了一个小包,他跪下去,用手拍了拍那个土包。

伊万跟在他身后走过来,望着他沉默地注视着那空空如也的黄土。清晨的荒野,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因此还弥漫着寒气;可阿尔弗雷德浑然不觉地跪着,像是能从黄土中看到什么一样。

“……她是你的——爱人吗?”伊万忍不住问道。

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她住在我的隔壁,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伊万轻轻地皱了皱眉,不再说话了。他正打算转身离开,却听见阿尔弗雷德又开口了:“能不能带着我一起走?我不想再回去镇上了。”

伊万回头看他,正对上一双蔚蓝的眼睛。他有无数个理由可以拒绝,尤其是他的妹妹娜塔莎,会掐起嗓子对他抱怨:“又是剧情安排的接待员!你到底有多想玩儿这个游戏?”——但最终,在那样的注视下,他咽下了所有疑问,缓慢地点了点头。

阿尔弗雷德仰起头看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带着细细的纹路。他伸手去扶着树木撑起身子,伊万搭了一把手,把他拉了起来。

太阳缓慢地升上天空,他们夜宿的那块地方开始飘起炊烟。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并肩背对着晨光往回走去——而那个土包孤零零地留在原地;它看起来如此自然,普通,似乎从未有过哪个可怜的少女被埋在其下。


***



在这个乐园工作的职员很少有人真的喜爱他们的工作;这不奇怪,他们每天总要面对一个又一个长得(甚至构造上)和他们相差无几的招待员,而且大部分时候,这些招待员们还是残缺不全,死相各异的。因此,他们每个人都需要通过层层的心理测试,才能够被选为正式员工。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定期接受各式各样的身体和精神上的检测——所以即便工资如何优厚,仍然有很多人无法继续待下去而选择离开。

亚瑟属于大多数人,只不过他身居要职,尤为特殊,所以没法子甩下身上的担子一走了之。他在这个地方工作了很久很久,他呆了有多久,对这地方的厌恶就有多深。

所以现在,他站在马修•威廉姆斯的办公室前,对这家伙宁愿将自己的所有时间浪费在一个虚构乐园的想法感到恶心。他点起了一根烟,才慢慢推开办公室的门。

一个老旧的,只会弹奏钢琴的招待员坐在一个边角上弹着一首断断续续的曲子。无数的招待员草稿、设计草案和运行代码的计算纸张贴在墙壁上。马修就坐在书桌的后面,手里握了一支老旧的钢笔,听到动静后抬头起来看他。

“我看见布拉金斯基了。”亚瑟也不拐弯抹角,直白地说,“他在找迷宫。”

马修又把头低了下去,继续画着手上未完成的草稿。

亚瑟大步走到他的书桌前,从杂乱的纸张中准确地抽出一张来——上面的线条一圈圈环绕,呈现出一个外围是圆形的,在正中央隐隐勾勒出人形的迷宫来。

“你告诉他的,对不对?”亚瑟嗤笑了一声,“你就是无法放弃那个念头。”

马修并没有被揭穿的尴尬:“他收购了WestWorld,他拥有这个地方,哪怕是一根草……所以他来问我,我根本没有资格拒绝。”

“但那是个谎言!”亚瑟狠狠地拧起眉头,“你真的觉得那些人造的家伙能够变成人类?它们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根头发,都是在实验室里造出来的——我们只需要移动手指,修改它们的数值,就可以将他们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它们想什么,怎么做,那都是我们写在程序里的……你指望这样的东西像你一样的思考?”

马修站起来,从他手里夺过那张草稿。

“——你以为你自己是神吗,马修?”

“我不在乎,”马修说道,“我真的不在乎。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柯克兰?”

“只是来告诉你——如果你有空的话,能转告那位无所事事的布拉金斯基先生。”亚瑟吸了一口烟,望着那些墙壁上的草稿,“迷宫确实存在……一个新的故事线。不属于你,马修,我找了别人来写的剧本——刺激,血腥,充满谜题。”

马修脸上这才出现了一点裂缝,他瞪着亚瑟,看上去难以置信:“你怎么能够——”

“我当然可以。”亚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驱散眼前的烟雾,“但我要警告所有的游客,这是个高风险的故事线……免责协议是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始终都为了顾客服务。而这个故事,就是为了那些不想活了的顾客准备的。”

“你不能让真的让它发生——”

“我甚至想好了宣传词,马修!”亚瑟大声打断了他的话语,“‘寻找迷宫之人,迷失在迷宫之中。’你觉得如何?”


***



阿尔弗雷德能感受娜塔莎的厌恶,像是针扎一样刺在他的背上。他觉得疑惑,但是肚子上阵阵刺痛更令他分心——他开始思考,如果在这样的太阳下曝晒一天,晚上他是否就会在睡梦中脱水而死。

伊万倒是看起来很担心他,有很多次似乎想要开口劝阻他回去,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年轻人为他们指出了一条正确的路,他们在荒原和山谷中骑行了半天,在接近黄昏的时候,发现了汉尼斯•伍迪的踪影;那个通缉犯并不是孤身一人在行动,他甚至还有同伙。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得就简单多了;虽然阿尔弗雷德并不能灵活的活动,但他毕竟是这四个人当中经验最为老道的牛仔,他告诉伊万和娜塔莎该如何借助地形去悄无声息地伏击敌人。

“小心。”阿尔弗雷德嘱咐道,尤其是对着看起来格外纤细的娜塔莎,“开枪的要点在于不要犹豫,否则倒下的人就可能会是你。”

娜塔莎古怪地看着他:“我知道……毕竟我在这里杀死的又不是真的人。”

阿尔弗雷德拧起眉头,而伊万朝妹妹投去责怪的一眼,然后对他:“我们知道了,你放心。”

实际上阿尔弗雷德的确应该放心。娜塔莎杀人的动作利落干净,就好像她瞄准的不是活生生的东西,而是移动的靶子。三个人杀掉了所有的同伙,但当娜塔莎把枪口对准约翰尼•伍迪的时候,那人却举起手投降了。

“嘿嘿,小妞,行行好吧——如果你们能留我一命,把我带回给拉佐,你们会得到数不尽的好处。”约翰尼笑着,肮脏的胡须随之颤抖,“这些家伙也不过是想要把我送回去吃枪子,但我要去找佐拉,他还在等着我给他带情报回去呢。”

娜塔莎微微偏了一下头,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谁是佐拉?”

回答他的是引路的年轻人:“我听说过这个名字,臭名昭著的通缉犯,还和南方军有一腿——”他看起来极为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只可惜他住在荒漠那头的小城里,没有正常人喜欢去那个鬼地方;那是强盗和疯子的聚集地。”

年轻人又看了一眼还想要辩解什么的约翰尼,说道:“杀了他,或者绑起来,然后我们就能回镇上去了——老警长会把赏金一个字儿不漏的交给你们的。”

“娜塔莎,”伊万把枪插回腰间,对着从后面骑马走来的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抓住他,我们好回小镇。”

娜塔莎又看了看约翰尼•伍迪,那人举着手,嘴里唠叨着什么,试图证明自己所言没有谎话。接着,下一秒,她手腕偏移,朝那个引路的年轻人扣下了扳机。

枪声响起,那年轻人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倒在了马背上。血迅速地把白色鬃毛染红了一块。

阿尔弗雷德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而伊万震惊地盯着自己的妹妹,低吼道:“你在做什么?”

“新的故事线,哥哥。”娜塔莎利落地从背后掏出绳子,把约翰尼•伍迪捆了个严严实实,“那个家伙的作用就到此为止了……我在宣传片上看过南方军的故事线,有些人说走这条路还极有可能看到这个乐园的尽头——”

她把人拽到马跟前,抬手把马鞍上尸体推到地上:“帮我个忙,哥哥——”她抬起头,却正对上伊万一双厌恶,甚至带了点儿疏远的眼睛。“拜托,”她忍不住说,“他们只是招待员。我以为你会对做任务走故事线很感兴趣?”

“但你怎么能就这样杀了他?”

“做好人和英雄很没意思的,哥哥。”娜塔莎伸出手,面孔表情变得柔软起来,“拜托,帮我一个忙?如果快点的话,说不定我们能在天彻底黑下去之前到达他说的那个小镇。”

伊万又看看了被他妹妹推下去,跌倒在沙漠里的年轻人,泥土弄脏了他的脸;他们正站在一堆死人之中——他下意识地朝自己的妹妹走过去,将汉尼斯•伍迪弄到马背上去。他高大,强壮,这本来是很轻松的一件事,可当他做完一切翻身上马时,却满脸是汗。

阿尔弗雷德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而是骑在马匹上,默然地望着这一切。伊万有些不敢看他,只是低声说:“回去吧。”

但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目光扫过年轻人的尸体,眼中的痛苦一闪而逝:“不,我不打算回去。”

娜塔莎发出一声嗤笑,接着甩动缰绳。阿尔弗雷德下了马,跌跌撞撞地走到尸体身旁;他手中没有挖坑的工具,只能用灌木和杂草将尸体草草掩盖。他拿走了手枪和子弹,直起身子的时候,伊万站在他背后,朝他递来水壶。

“我很抱歉。”他说。

阿尔弗雷德接过水壶,狠狠地灌了一大口水。他们四个人重新上路,目标是荒漠那头的小城。



tbc

评论(4)
热度(41)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