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冷战组】迷宫之人/Man In Maze(5)

西部世界AU,私设和ooc有。

大量血腥暴力场景,角色死亡情节警告。

过程曲折,但大家要相信我,这本质上是个HE的恋爱故事。

作业明明辣么多......我是谁??我在哪儿???






5.


佐拉是一个黑瘦,却又留着满脸胡子的男人;他掌管这个小城的大部分地盘,也南方军关系匪浅。在把约翰尼•伍迪交给佐拉后,娜塔莎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时兴起地想要与南方军接触,便执意要和对方合作谈条件。

坐在路边酒吧椅子上的佐拉只是瞟了一眼娜塔莎,就好像她的美貌不过是随处可见的货色。“小姑娘,男人说话用不上你插嘴。”

娜塔莎当即脸色一沉,抬手就要拔枪;而一旁的阿尔弗雷德迅速地按住了她的手——坐在他们周围的十几个喝酒的家伙已经把目光移了过来,就算他们不被开枪打死,也能够被揍得够呛。

“你看上去很紧张,佐拉。你坐在这里喝酒,却总是望着路口。”阿尔弗雷德朝着男人微微一笑,“我看到在城门口贴着找人手的单子……你需要伙伴。而且是有用的,而不是像约翰尼•伍迪那样的软蛋。”

佐拉仰起头灌了一大口酒,用黑亮的眼睛重新打量了阿尔弗雷德上下。“漂亮的小牛仔,我还以为你的脑袋里和女人一样塞满棉花……”他扫了一眼一旁的伊万,继续说道,“我有个大难题要去做,需要帮手。”

接着他把酒瓶往桌上一砸,低声道:“北方佬正好要去给他们的盟友送炸药……作为南方军的朋友,我总不能坐视不管。”

阿尔弗雷德刚犹豫了一下,而娜塔莎已经开口了:“我们帮你把炸药带回来,你们把我们引荐给南方军。”

佐拉微微一笑:“成交。”

佐拉还给他们配备了几个人,他们很快就离开了小城,往那运送队伍可能会经过的峡谷去了。阿尔弗雷德却一路上眉头紧锁,低声说道:“艾米莉的父亲以前就是服役北方军的……他们并不是坏人。”他有些求情般的看向伊万和娜塔莎,“那些护送的军人——”

伊万想起了那天在荒漠里倒在地上的尸体,于是毫不犹豫地接上:“我们不会去主动去杀人的。”他转头又看向娜塔莎,生怕自己这个妹妹又像之前一样一时兴起的开枪,“听见了吗,娜塔莎?之前发生的那种事……不要再干出第二次。”

“哥哥,我们都已经要加入南方军了!”娜塔莎拧起眉头,“事到如今,你还想要玩儿什么英雄的路线——”

“你去跟南方军拿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后,我们就走。”伊万瞪了她一眼,“你想要去看这儿的世界尽头,可以,但没有人说一定要和南方军走吧?”

娜塔莎摸了摸自己腰间的枪,不再说话了。而阿尔弗雷德感激地朝伊万一笑;他已经隐隐约约感受到这对兄妹间奇怪的制约关系,虽然大多数时候娜塔莎行事果断,领导方向,但她却总是会听从伊万。

他不是很喜欢娜塔莎,但是他喜欢伊万……他觉得伊万和其他人不一样。和小镇里的那些人,以及那些外来者们不一样。

伊万还惦记着他肚子上的伤口,转头对他嘱咐:待会儿要是看见了马车,冲出去的时候不要太靠前;如果可以,尽量躲在他身后。

“我不会像你一样受伤。”他看着阿尔弗雷德,说得很认真,“我不想骗你,阿尔弗……但这是真的。我不会受伤,但是你会。”

阿尔弗雷德被他看得脸有些发热;他本来想辩解说躲在男人身后不是一个牛仔所为,但最终他还是朝伊万点了点头。

——他们任务一开头进行得很顺利,在峡谷中没有呆多久,他们就看到了北方军的马车。守卫马车的一共有八个人,前面两个,车厢里坐了六个。他们迅速地冲下去,持枪挡在路中央——不过没有人敢擅自开枪,因为这极有可能会点燃炸药。

佐拉的同伙先威胁着那些士兵们下了马车,又夺走他们的枪。娜塔莎踢了那个看似领队的好几下,看上去极其想要开枪给几个窟窿,但在伊万的注视下她还是忍住了。

可是正当他们要上马车把炸药送回给佐拉,结束这个看似简单的任务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一个被他们夺去手枪的士兵竟然在身上藏了匕首,趁人不注意时跳起来捅死了一个佐拉的同伙,接着他又抢走了枪,将枪口对准了离得最近的娜塔莎。

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那几个被夺去枪支的北方军也一鼓作气地冲上来,扑倒了剩下佐拉的同伙和阿尔弗雷德,而其中那个首领则冲向了伊万。

伊万就是在这个时候开枪的。他先是打死了首领,又连着打死了两个士兵,娜塔莎反应迅速地抓住了机会,杀死了那个在与她纠缠的士兵。而阿尔弗雷德刚刚一拳打晕了自己的敌人,后退一步时就听到一声枪响,眼前年轻的脸孔一脸错愕的倒下了去,迸裂出来的血溅了他半个肩膀。

等到阿尔弗雷德还愣愣的捂着腹部阵痛的伤口,抬头去看其他的人的时候——六个北方士兵,没有一个活了下来。

娜塔莎几乎是小跑着冲向伊万,给了高大的男人一个热烈的拥抱。她看起来格外高兴,笑容也甜美动人:“你救了我,哥哥!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真是太棒啦!”

而伊万却望向了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动了动嘴唇,看上去疑惑不解,而衬衫上的血痕更然他显得茫然:“你说过的,不会去杀——”

但他最终没有把话说完。佐拉的同伙喊他帮忙,把那唯一死去的同伴尸体搬上车。他们在一路沉默中回到小城;伊万低垂着头,从始至终都没有看阿尔弗雷德一眼。


***



佐拉虽然为自己的损失感到悲伤,但总体上而言很满意他们所做的一切。他邀请了南方军的首脑与他们一起举办一个庆祝的晚宴。小城再次被黑夜笼罩,不着片缕的妓女在人群中行走,装酒的橡木桶一个个推进来,很快又被人们所喝光。宴会的后半部分,只有三两纠缠在一起的男女,空气中弥漫着掩盖罪恶的浓郁香料气息,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伊万和阿尔弗雷德就坐在那个面孔丑陋的南方军军官对面,军官看起来被娜塔莎迷得神魂颠倒,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娜塔莎自从抢劫回那些炸药后就一直很高兴,望向伊万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她兴致盎然地向军官介绍自己的哥哥——而军官也讨好一般的伸手过来倒酒。

但伊万委婉地推开了酒瓶,把手上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他站了起来,看上去像是对周围糜烂的环境十分不适应一般:“抱歉,好像有点喝多了。我先出去了。”

娜塔莎却拧起了眉头:“为什么?”

“我并不……在这里觉得自在。”他终于转头去看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也像是获得解救一般,仰头朝他笑了笑,站起来也打算一起离开——可娜塔莎却忽然将酒杯往地上一摔,震怒地喊了一句:“不,你要留下!”

伊万回过头,困惑着看望着自己的妹妹。

“你总是这样,笑眯眯的拒绝……你讨厌和我们在一起!”娜塔莎脸上的喜悦都在转瞬间消失殆尽,她急促呼吸着,声音尖锐而刺耳,像是发泄着忍耐已久的怒气,“你应该继承公司的,那是你的职责。但你偏偏不想这么做——当你看着我们,就好像看着难以忍受的东西!我们让你恶心,对不对?”

伊万朝他的妹妹走了两步,眼中既有疑惑也有惊讶:“不……你为什么会这样想?你和姐姐都是我重要的——”

“不!我们对你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娜塔莎近乎尖叫了,她恶狠狠地指着一旁的阿尔弗雷德,“就为了那个东西,你就宁愿抛下我!他甚至都不是人,你宁愿去看那样一个东西,都不愿意花时间和我多呆一秒!”

阿尔弗雷德瞪大了眼睛,而伊万脸上的表情染上了一丝恼怒:“不,娜塔莎,你不应该这么想。你不能把这里当做是滥杀的游戏,阿尔弗是活着的——”

“不,他不是!”娜塔莎拔出枪,胳膊扫过无数沉迷在性爱和酒精中的人,最后对准阿尔弗雷德,“我在这里杀了他,他明天还会出现在小镇里。”

伊万几乎是立刻就往前迈了一步,挡在了阿尔弗雷德面前。但这只换来了娜塔莎更大声的嗤笑:“你觉得他不一样?不,哥哥,你只是在心里觉得你自己不一样……想想你杀死的人,想想今天死在你枪下的那些人——他们也是无辜的。你觉得你是特别的,但实际上你和我们没什么区别;布拉金斯基家的人,从里到外都是烂掉的!”

“——够了!”伊万大吼了一声,“够了!”

娜塔莎停下了,但她仍然看着伊万微笑。那精致的面孔犹如橱窗里完美的洋娃娃,带着趾高气扬的胜利之情。伊万的视线下移,这才发现自己在盛怒之中抽出了手枪,对准了自己亲妹妹的额头。

扣下扳机不过是一瞬间的事;那并没有伊万想象中的那么困难。毕竟他今天已经杀了那么多个北方士兵。

——阿尔弗雷德就是在这时候抓住了伊万的胳膊,又从他手里抽出冰冷的枪支,塞回腰间的强逃离。那温暖的体温贴上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使伊万浑身一颤,从浑身冰冷的杀人幻想里逃离出来,低头望进那双蔚蓝的眼睛里。

“我们走。”阿尔弗雷德轻声说,然后他便拉着伊万穿过酒桶和狂欢的人们,离开了晚宴。


***


亚瑟坐在办公室里,刚挂了一个理事会的电话。已经是下班时间,他有些无所事事地靠在桌子上,点起一根烟。

透过办公室的窗户,他可以俯视楼下的圆形房间。WestWorld三维投影图呈现出正常的冰蓝色,来回走动的员工站在周围,实时检测着各类数据;马修也站在下面,作为首席设计师,他时常会到这儿来看看,确保一切都正常运转。

当一年前通过他的那项提议之前,马修这么做是有意义的。因为每次更新,每次对招待员进行更新,都会让这些东西变得——更像是人类。人类总是会出问题;更别提这些本来就是粗制滥造,拥有无数替代品的人造物。所以它们经常会记忆崩溃,或者认识偏差而做出意外举动。

但那都已经是过去了,马修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这么小心翼翼:现在的招待员不过是一些拥有人类躯体的机器人:所有的性格设定,思考和意识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招待员不能对设定之外的声音和图片做出任何反应,只能依据被编织好的路线前进。就连能思考的“大脑”也是相当原始化的设定,所有与游客的互动,就像是给原始的电脑输入一串数据,电脑就能给出计算结果一样:悲伤,喜悦,愤怒,嫉妒。天真的人不会说谎,邪恶的人不会忏悔。

虽然也有游客投诉说有时候这样缺少一点真实感,可那又如何?他们看上去像是人类,摸上去也想,仅仅是如此,就已经能够满足绝大部分需求了。

招待员就这样被消耗,然后又有新的替代品补上。在亚瑟和理事会看来,这是最安全的办法,也能够让这个乐园一如既往的成为有钱人消遣的最好去处。

但是——所有的招待员里,只有一个例外。

亚瑟拿起桌上薄薄的电脑屏幕,一个金发蓝眼的年轻人面孔出现在上面。随之呈现的是密密麻麻的数据:身高,体重,性格,参与的故事线,还有被修改过的所有历史记录;所有的修改权限上,只写了马修•威廉姆斯一个人的名字。

他盯着屏幕上那与马修相似的面孔,心中又浮现出那个迷宫的草图。

……但这个乐园里,根本就没有迷宫。

就算是有,也不过是他新加的那个故事线,而唯一会咬上钩的也只有布拉金斯基一个人而已。马修对那愚蠢幻想的执着,简直就像另一个悲剧的开场——所以亚瑟开始考虑什么时候让这个年轻人离开这个鬼地方,去别的地方找工作。

这听上去挺不公平的,毕竟马修也是WestWorld的创始人之一——但现在亚瑟才是那个大权在握的人。

他的决定会是正确的。亚瑟对此毫不怀疑。和他盲目乐观的侄子相比,他打从一开始,就不觉得WestWorld是什么乐园;那都不过是宣传和赚钱的手段,粉饰包装,加上一点哲学的反思,就会赢得那些有钱人的青睐。所以,他的目的也从来不是要把这个地方变成一个乐园——以前有人尝试着这么做过,但他死了;更别提一年前,上报的招待员失控而导致的各色损失报告是一个昂贵的天文数字。

他是个商人,他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这是不是乐园,亚瑟。”

这样更好。亚瑟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再次投向玻璃窗外的地图上。因为这就是他们应该呆的地方:地狱,而不是乐园。


tbc。



评论(5)
热度(48)
 
 
 
 
 
 
 
 
 
© Lajack | Powered by LOFTER